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三分钟热度,爬墙飞快,写文随缘但超甜。
常年冷逆,等人唠嗑
微博@赤雎
雷语c
请不要转发文章

【带卡】永无乡3

2

3.

昨天下班前斑大发善心地给了一周的假期,暂且摆脱加班地狱的我在卡卡西的店里一直待到中午。期间他零星接待了几个客人,我不习惯直接面对别人,卡卡西就随手从货架上取了一个猫咪面具扣在我脸上:“这样就可爱多了嘛。”

虽然我对白绝的审美一直持质疑态度,但是怎么说那个旋涡面具也陪伴我很久了,三番五次被他嫌弃还真是让人不愉快啊!

快到午休时间的时候他把我赶去做饭——这种小事难道不是交给机器人偶就好了吗?被卡卡西严词拒绝:“她的漂亮裙子可不是用来沾染厨房油烟的,倒是你这么清闲就不要占据无用的资源不干活啊。”真是扯淡,没有客人的时候他明明也只是轻松地看色情文学,顺便跟我聊聊天而已。但人偶小姐也在一边抱着胳膊,肃然地点头表示同意。我只好去厨房了。这个店面和他住的公寓是连起来的,靠里的门后面是厨房和卫生间,他的卧室则在楼上。所幸独居久了做饭的技能我还是有的,不过卡卡西并没有告诉我他的偏好。鉴于在我们逐渐熟悉的这段时间里他对我的态度越发随便,我决定通通按照我自己的口味来做,才不管他爱吃什么。

 

我把饭菜端出来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播报午间新闻,刚好说到昨天抗议者在宇智波集团总部附近示威游行的事。卡卡西抬着头看得很认真,我只好替他把餐具都摆好,提醒他可以吃饭了。他一边提起筷子一边盯着屏幕,心不在焉地咬了一口玉子烧,然后马上吐掉了。活该。

“怎么会有人把玉子烧做成甜的啊!”

“当然有,我不就很喜欢吗。”我从他的碟子里面夹走了他咬剩下的那一块,朝他晃了晃,“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不告诉我想吃什么,都要怪你自己啊。”

他还是很不高兴,不过没有多说,皱着眉开始喝味增汤。我吃掉了那半块玉子烧,顺手把电视换了个频道。

“……”卡卡西不悦地耷拉着眼盯我。

“干什么啦,肥皂剧也比新闻要有意思嘛。你不是也经常看那种小说吗?好不容易有一周假期,正常人都不想管工作了啊。”

他看起来有些欲言又止。于是我满不在乎地说:“不用看那个,我才不会被拍到。”

哪怕到今天,也总是有一批人固执地拒绝接受飞速发展的科技,无论是如今非常普及的智能家用人偶还是正在建立的全息人格档案计划,人造义肢更是常常处于被抵制的风口浪尖。这种反感在上一次月之眼病毒入侵的时候被大大加强了,听白绝说我正是在那次事件中受了伤,加上病毒入侵导致失忆的。尽管我自己并无印象,但哪怕如今距离事件解决已经过了几年,后续出问题的机器也全部被召回销毁,这种阴影想必也很难磨灭吧。记得两个月前这个街区的电子巡逻警察还被游行的人群砸坏了。当金属替换血肉成为潮流的时候,人类和机器的界限确实会让人难以把握。不过,事实上我并不在乎这些。一来我家——宇智波家——本身就是木叶最大的义肢制造商,我作为一个活生生的实验品,立场自然也是明确的。二来,我需要钱,很多钱,来偿还我因为治疗和身体大面积改造而欠宇智波斑的债务。这个人真是丝毫不顾我们身为同族的亲情,我在医院醒来没多久他就给了我一长串账单,并告知我在受伤前就已因为欠债在他手下打工,所以哪怕是受伤和失忆之后也是一样的。我扫了一眼,没敢到最后看看具体总额。

因此如今我是一个可怜的中年单身社畜,在斑的公司里从事义肢的研发测试,偶尔出现示威游行之类的事件会让我去帮保安队的忙。这次会弄坏肢体大概是昨天的情形实在有些混乱,卡卡西会好奇也无可厚非。不过我一向是很注意隐私的,尽量不让自己暴露在摄影机面前。

看我既然不想提及这件事,卡卡西就很自然地换了个话题。

“上司终于愿意放假了吗,我差不多有一个星期没见你回来,还以为你牺牲在岗位上了呢。”

我上一次对他讲完我的人生悲剧的时候他除了“……”以外并无别的表示,只支使人偶小姐去对面买了两块红豆糕送我,怜悯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权作安慰。而如今他连做做样子的同情都没有了,这个世界真是凉薄啊。

“我也差点以为要死掉了。因为新产品就要上市了嘛,每次测试结束之后都要修改漏洞,真的超——累啊。”我托着下巴大声抱怨,“你这种随随便便就可以偷懒的人是不会懂的啦。”

“是是。”他敷衍地回应。

“不过啊,你居然会注意我有没有回家吗?”我用筷子敲了敲碗。他居然已经快吃完了。

“因为离得不远啊,只是关门的时候偶尔会看一眼你那边的灯而已。”他掀起眼皮瞥了我一眼,“一直没有冒冒失失的人来找我修理他的残肢,有点寂寞呀。”

咦,这个意思是我平时刻意的多次拜访对他而言并不算是骚扰吧?不过这个人有些口是心非呢,明明刚才还在嫌弃我总是把身体弄坏。

电视上这部偶像剧听说集合了时下流行的各种狗血元素,最近在五大国正流行,现在才演到主人公相识不久的时候。我吃完之后卡卡西开始收拾桌子,把碗筷放到洗碗机里。背景音里男主角装作随意地邀请女主角参加朋友圈子里举办的短途旅行活动,女主角并没有马上答应,但伴奏的旋律明显变得明快起来。

我趴在柜台上,有些昏昏欲睡,就算身体特殊,连轴转工作带来的伤害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恢复的。卡卡西打开厨房的门出来,用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水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那么,难得的假期,你打算怎么办?”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