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微博@赤雎

顾灵宵:动心也是你,逃跑也是你,出尔反尔,姑娘都不愿意嫁的,不如换我来得了。

想开车,拿不准花攻还是羊攻😒

2017-06-15

【剑三/花羊花】长风万里(上)

长风万里

 

 

1

 

飞沙关,塞鸿声断。

 

顾灵宵醒来时,时辰尚早,天色却已暗了下去。屋里四面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有的还另钉了一层木板。他听到外面风卷沙尘,呼啸着拍打在外墙上,这地方自然的力量远大过人,可人也总有本事能活下去。

桌上点了油灯,用琉璃罩罩着。荒漠里难得见这么精致的小东西,多半是途径的客商从远方带来的。那人坐在桌前琢磨一副残局,手里轻轻敲着棋子。他一身黑衣,长发披散下来缀以银扣,身形影影绰绰地映在墙上。

顾灵宵四下看了看,他的衣服换过了,他的伤口上敷了药,他的剑远远地放在兵器架上,够不着。

 

 ...

2017-06-10

【狼教授】​Le chemin


刚知道这对cp的名字,重新打个tag
 

大纲文,都是胡扯,还没看电影的别看

 

 

 /

没有超能力,假装这是一部有点温情有点伤感的公路片or动作片。男主罗根年华老去事业低谷,养家糊口、对付自己日渐衰弱的身体的同时还要照顾时不时发病的,同样青春不在的男友查尔斯。男主颓废又暴躁,脾气古怪,一点就着时常发火,无论是对身边所剩无几的朋友还是对查尔斯本人。嘴上说着失去生活热情,对社交和常人社会十分抵触。但这人有个孩子般的梦想:买一艘船远航,跟老伴远离人群共度余生。

他仗着年轻时的凶狠做派替人运送些不怎么光明正大的货物。劳拉是其中之一。他要帮这个一脸凶...

2017-03-04

回头看时这段旅途短得像是襄王一梦。
几十年汲汲营营,人事已改,面目全非。他终会衰老死去,如同任何一个无可奈何的凡人。容貌会枯朽,身体会腐烂,早不再是初遇时那个隐忍果决的少年。

终有一日神女复还,化灵成人,单纯得像一张白纸。道士赠她一方剑匣,言道是故人所遗。打开只见一柄宝剑锋锐如昔,剑刃明亮如她眼底秋水。角落里静静停着一只冰凝的蝴蝶,不知道想了什么法子保存到现在,只可惜时间实在是很久了,一碰便散得七零八落。

曾是惊鸿照影来。

时隔两年重温的一点感慨。

2016-12-12

【楚路】下一个夏天[上]

鞭策一下自己,再不写点什么真的成咸鱼了_(:зゝ∠)_

假设卡塞尔只是个普通大学,一个胡扯的小言的双向暗恋的故事,严格来说算是连贯的段子,脑洞来源于最近自己的小学期图书馆蹭空调日常【然而我怎么没遇到一个楚师兄呢


1

啪的一声。路明非猛地惊醒过来,指间夹着的水笔摔到地上。

楼下草坪上校工正在修剪,机器的声音嗡嗡响。图书馆里冷气开得很足,盛夏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温度却十分稀薄。刚才迷糊间做的梦快速从记忆里消散,像流过的沙。

他借的参考书还摊在桌上,上面一滩口水。

路明非于事无补地擦了擦。他抬头望了一眼,楚子航还坐在那个位置上,跟他隔了两张桌子,专心地看身前的一本什么书。阳光从他...

2016-07-07

【楚路】孤雁儿04

01-03

有时候发了之后会修改,如果觉得有对不上的地方可以去前面看看是不是改过

当然作者智商比较低本来也有bug就是了_(:зゝ∠)_


04

平心而论,路明非觉得自己的确不是个适合修道的人。

凡心不净,做事习惯畏畏缩缩,修行不见勤勉,天天跟着某个不成器的师兄鬼混。至于天赋么……掌门说是有的,他倒是没看出来。唯一拿得出手的大约只有手里百发百中的暗器功夫,可那又怎样呢?上不得台面的几招旁门左道而已。

他也是寄人篱下看人眼色惯了,自己没什么高远的志向。这种人哪怕上了仙山都合该在外门打一辈子的杂。

最后一句是路鸣泽说的,用的口气很是恨铁不成钢。

路明非也不晓得自己哪来这么个弟弟。...

2016-05-02

【楚路】孤雁儿01-03

修仙paro

打怪谈恋爱的故事


01

这一年的夏天长得好像没有尽头。秋分已过,燥热的温度却固执地停留下来,直烧得人心里都蹿上一把火。


楚子航再见到路明非的时候,他正在路边的摊子上满头大汗地吃一碗面。

面是素面,清汤寡水,半点油腥也无;人也是蓬头垢面,吃东西的样子狼吞虎咽,活像个逃难来的,十分对不起那身原本应当一尘不染的道袍。

天气实在太热,小巷里萧瑟得很,行人稀少,那摊子旁也只有个中年的小贩无精打采地守着,眼皮半掀不掀。除了那少年吃面的声音,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楚子航算了算日子,离上次见他,整一年零三个月。

偶遇来得太过突然,楚子航目瞪口呆之下...

2016-04-24

【魔道祖师】风清月明

晓星尘个人

“从前有座山”上的故事

只有ooc属于我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1

藏色散人出山那年,晓星尘堪堪学会第一式剑招。

那是极为简练的一招起手,身体下沉,举剑平挥。他年纪尚小,人跟手中那把木剑差不多高,握剑的手势也还生疏。藏色散人经过的时候伸手扶了他一把,浅笑着指点了几句,她微微蹲下身子,用手包着晓星尘握剑的右手,缓缓划出一道平稳的弧线。

那时候她说了什么呢。晓星尘努力回想,大概只是几句寻常的话,正因如此才不容易记得。那是他们不多的交流中最后一段。他们年纪相差许多,二十几年岁月过去,她的相貌都已经模糊不清。

阿箐缠着他讲了个故事。确...

2016-04-09

孤雁儿

暴雨倾盆。小酒肆。

伙计瞧见了进来的两位客人,慢吞吞地上前招呼。走在前头的那位背着把长刀,哪怕浑身湿透也丝毫不减风度,面无表情地坐下。后面的落汤鸡却死死抓着他的袖口不放,整个人像是要贴在他身上。门外大雨瓢泼,酒肆里却很安静,还能听到对方唇齿间的咯咯声。

天气不好,且时近子时,家家户户都关门打烊,唯独此处还开门迎客。

“掌灯。”楚子航淡淡地说。的确,整间酒肆只有柜台上点了一支蜡烛,在这种夜晚,暗得很。

伙计似乎才发现这一点,回过身去取那盏烛火,一边道:“就来,就来。”

那盏于事无补的灯被挪到了桌面上,伙计慢慢弯下腰,问:“客官想来点什么?”

路明非更加用力地捏着楚子航的衣袖,努力让身...

2016-04-02
1 / 3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