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霸歌】丘山

自己想看很久的铁匠×教书先生,可能有独轮车【】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盛夏的白日很是闷热,水面上漾不起一丝风,好似憋着一阵雨。午后柳归回来,提了两支莲蓬,是半路遇上货郎花一个铜板买的。阮荻原本躲在树下的阴影里看书,一张瑶琴被丢在一边。听见院门吱呀一声响,抬头便见到柳归,立刻扔了书本,三两步跑过来扑到他怀里。

柳归从炼铁的炉子边出来没多久,脱了上衣搭在肩上,一路走过来一身黏糊糊的大汗,连忙往一边躲开,摸了摸她脑袋,把手里的莲蓬递给她。阮荻坐回树下,开始认真地一粒粒剥开来吃。

柳归瞥了一眼那本被扔在地上的书,封皮上书几个大字,《夺刀记》...

2017-11-19

写什么文 刷披风啊

2017-10-31

【柳杨】浮生缄[完]

柳惊涛×杨青月

现代AU,剧情为车服务,不要太在意细节和常识


后面有人不耐烦地按喇叭。柳惊涛望了望,路上一排长龙挤挤挨挨,远远地看到信号灯由红变绿,车队开始用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缓慢挪动。

市区晚高峰什么德行他一向很清楚。天色比平时暗得早了些,隐约有点要下雨的意思。这几天降温厉害,开了窗,呼出的气都是白的。柳惊涛低头看了眼表,他提前了半个小时下班来接人,看来还是要迟到。

短信发出去没一会,叮咚一声,柳惊涛点开消息,杨青月还是一如既往地好脾气:不要紧,赶不及就算了,我可以打车回去:)

他摁下休眠键,屏幕的亮光熄灭了。柳惊涛...

2017-10-28

浮生缄

柳惊涛×杨青月

现代AU


后面有人不耐烦地按喇叭。柳惊涛望了望,路上一排长龙挤挤挨挨,远远地看到信号灯由红变绿,车队开始用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缓慢挪动。

市区晚高峰什么德行他一向很清楚。天色比平时暗得早了些,隐约有点要下雨的意思。这几天降温厉害,开了窗,呼出的气都是白的。柳惊涛低头看了眼表,他提前了半个小时下班来接人,看来还是要迟到。

短信发出去没一会,叮咚一声,柳惊涛点开消息,杨青月还是一如既往地好脾气:不要紧,赶不及就算了,我可以打车回去:)

他摁下休眠键,屏幕的亮光熄灭了。柳惊涛把手机放回口袋,手指在方...

2017-10-25

【柳杨】怀梦

超短,感谢群里小可爱的梗,图放最后


柳惊涛x杨青月


戈壁里朔风凛冽如刀。

入夜后周围渐渐静了下去。商队在避风的岩石后面歇息,篝火噼啪作响,跃动着柔暖的光。柳惊涛枕着刀和衣而卧,他的位置远离人群,侧头正能看到夜空一轮明月。

今夜月圆。

——不知秋思落谁家。


他一路西行至此,本是为寻找几年前失踪的柳浮云踪迹。听闻明教队伍中有人擅使的武功,不走轻灵一派,反倒颇似绝迹的吞吴刀。几次下来却只探得了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像是总与人擦肩错过,叫人不由心生无奈。

他翻了个身,怀里掉出了什么东西。

一叶赤色的蒲草。

荒漠里总有匪贼...

2017-10-20

【花羊】破劫

第一次被屏蔽……真刺激

一发完小破车


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发总之如果图有问题评论告诉我

为了开这几百字的车xjb搞了几千字剧情,写得想撞墙,不要在意细节,逻辑死了

2017-10-15

【花羊】放鹤

一发完的小破车

予怀受托送了几株药草,顺道换了香炉里快燃尽的香。年轻的大夫接过来,温和地向他道谢。那只鹤还懒懒地趴在他怀里,腿上受伤的部分已经被细心地包扎过。予怀进门时它懒洋洋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缩了回去。桌上摆着一副残局,予怀看了一眼,黑子已成一条长龙,势如破竹,白字只能在边角上苟延残喘。是副必败的局。

谷行云见他微微皱眉,便苦笑道:“惭愧,某一手臭棋,道长还是别看了。”

予怀笑笑:“烹雪煮茶,一人对弈,先生风雅。”

“哪里,是与鹤对弈,我还输了呢。”谷行云道。

予怀只当他是玩笑。鹤便是纯阳宫随处可见的鹤,白羽红顶,却意外地喜欢缠着这个外来的大夫。听了这句,昂起头来,倒很有几分自得的...

2017-09-25

女神今天更新了吗?
没有

2017-09-24

顾灵宵:动心也是你,逃跑也是你,出尔反尔,姑娘都不愿意嫁的,不如换我来得了。

想开车,拿不准花攻还是羊攻😒

2017-06-15
1 / 3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