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三分钟热度,爬墙飞快,写文随缘但超甜。微博@赤雎
雷语c

【花羊】一段香

折柳×闻溪,是个鹤梦咩太

谷行云×钟藻 是这一对


谷行云心里算计着药方的斤两,行色匆匆,因此并未听见身后少年人一声声的急呼。直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瞧,那算命的手里握一把幢幡,气喘吁吁地又喊了声,这位公子,留步。

谷行云上下打量他一番,乐了。小道士年纪不大,架势倒是十足,一身半新不旧的道袍,背着个竹书箱,头上儒巾画了幅阴阳鱼,幡上书乐天知命四字,方才跑得急了,额头上还挂着亮晶晶的汗珠。

小小年纪就出来闯荡江湖坑蒙拐骗,可怜见的。

谷行云便道:“小道长对不住,在下还有病人等着,实在是没工夫。”

那道士却是扯着他的袖子不肯放,认真道...

【花羊】破劫

第一次被屏蔽……真刺激

一发完小破车


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发总之如果图有问题评论告诉我

为了开这几百字的车xjb搞了几千字剧情,写得想撞墙,不要在意细节,逻辑死了

【花羊】放鹤

一发完的小破车

予怀受托送了几株药草,顺道换了香炉里快燃尽的香。年轻的大夫接过来,温和地向他道谢。那只鹤还懒懒地趴在他怀里,腿上受伤的部分已经被细心地包扎过。予怀进门时它懒洋洋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缩了回去。桌上摆着一副残局,予怀看了一眼,黑子已成一条长龙,势如破竹,白字只能在边角上苟延残喘。是副必败的局。

谷行云见他微微皱眉,便苦笑道:“惭愧,某一手臭棋,道长还是别看了。”

予怀笑笑:“烹雪煮茶,一人对弈,先生风雅。”

“哪里,是与鹤对弈,我还输了呢。”谷行云道。

予怀只当他是玩笑。鹤便是纯阳宫随处可见的鹤,白羽红顶,却意外地喜欢缠着这个外来的大夫。听了这句,昂起头来,倒很有几分自得的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