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夜行

只是记一下想写的一个场景有没有后续不知道﹋o﹋
双源√古风√





入夜时雨势愈发大了。
源稚生收了剑,剑身上斑驳的血迹很快被雨水冲刷干净。地上七零八落躺着不少人,有他的敌人也有同伴,尸体身躯冰冷,瞳孔里却还亮着诡异的微光。
源稚生回过头,小屋里一灯如豆,在夜里显眼得很。窗户开着,那人还在对着铜镜自顾自梳头,眉眼低垂,漆黑木梳划过雪白长发。


他出不去了。


第三次兜兜转转回到同一个地方时源稚生终于确定了这一点。地上明明早已死去的人竟还在蠢蠢欲动,像是下一秒又会拖着残肢暴起攻击。
他向来谨慎,然而几次杀死同一批人的感觉并不多么让人好过。


木门被推开时发出磨人的吱呀响声,沉重老朽不堪摧折。他曾听过许多有关厉鬼的传说,大抵都是这样的夜,绿柳云鬓芙蓉面,美如蛇蝎,恶如修罗。源稚生远远看了一会儿,觉得眼前这人也的确能称得上这些形容。

而这个开头却未免太过血腥残忍。

——听闻妖鬼都是没有心的。

而这么想着他又有些迷茫起来,像是某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自己这又是为何来自投罗网,莫不是疲累至极真会让人生无可恋么?

这屋子怕是很有些年头了。源稚生合上门,身子倚着墙,感觉手上拈了薄薄一层尘垢。离得那么近了,他看那艳鬼的脸却仍像是隔着一层迷雾,朦朦胧胧。
他忽然有些莫名地想,那铜镜上的灰这么厚,他要怎么从中看到自己的样子呢。

右臂上一脉嫣红血迹蜿蜒而下,流过虎口,顺着剑锋砸在地上,啪的一声。
然后他看到那艳鬼回过头,依稀是冲他一笑。

他说,他说……

他说,你回来啦。

评论 ( 3 )
热度 ( 17 )
  1. 花开花落。起起跌跌刀剑峥嵘炎血抹 转载了此文字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