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狼教授】​Le chemin


刚知道这对cp的名字,重新打个tag
 

大纲文,都是胡扯,还没看电影的别看

 

 

 /

没有超能力,假装这是一部有点温情有点伤感的公路片or动作片。男主罗根年华老去事业低谷,养家糊口、对付自己日渐衰弱的身体的同时还要照顾时不时发病的,同样青春不在的男友查尔斯。男主颓废又暴躁,脾气古怪,一点就着时常发火,无论是对身边所剩无几的朋友还是对查尔斯本人。嘴上说着失去生活热情,对社交和常人社会十分抵触。但这人有个孩子般的梦想:买一艘船远航,跟老伴远离人群共度余生。

他仗着年轻时的凶狠做派替人运送些不怎么光明正大的货物。劳拉是其中之一。他要帮这个一脸凶狠不爱说话的姑娘(她跟你可真像啊,查尔斯总是这么说)偷渡到北加拿大,去一个叫伊甸的地方。她母亲加布里尔出了很大价钱——尽管那大多来自她的黑道前男友的口袋。

罗根暗自想这是他最后一个单子,完事了他就有钱买下逐日号了,他和查尔斯的船,再加上卡利班。他们会远渡重洋,也许找个无名小岛,平静地过完余下的日子。他很着急,有的时候太过着急了,怕查尔斯来不及,怕他来不及。

加布里尔的前男友是个很记仇的人,同时他们租的旧公寓即将被拆除,而查尔斯腿脚不便无法照顾自己。这次罗根带上了查尔斯上路。

罗根不喜欢劳拉,也许正是因为太相似。他已经过了逞英雄的年纪,被现实打磨得疲惫不堪,他身边的一切都在提醒他时移世易。查尔斯正相反。他总是乐于帮助别人,永远充满希望。他在劳拉身上看到年轻的罗根,看起来桀骜不驯,缺乏安全感同时也容易满足。事实上罗根比他年纪还大些,但他总是更成熟的那个。

 

 

旅途并不轻松。罗根不得不想方设法甩掉沿途的追踪者。他的身体不比从前强壮有力了。有时候劳拉是个可靠的帮手(她在格斗和射击方面出乎意料的有天赋),有时候她处理问题简单粗暴的方式会带来更多的麻烦。而每每到这时候查尔斯总能微笑着告诉她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不被允许的,并且替她挡下了所有来自罗根的不耐烦和暴躁情绪。劳拉则仗着那宠爱肆无忌惮。罗根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嫉妒。

载着诸多繁杂心绪,那辆租来的车行驶在少有人烟的公路上,穿越荒原。

 

 

一辆卡车滑出了公路路面。查尔斯坚持罗根应该帮助他们,劳拉则对车里的马匹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查尔斯努力让农场主家受惊的马匹安静下来,查尔斯曾是个优秀的教育家,他身上那种安抚人心的力量竟然对动物也同样有效,尽管如今面对罗根他更多的是抱怨他的照料太过琐碎,伤害了查尔斯作为一个老人脆弱的自尊。他们得到了一顿在旅途中显得十分丰盛的晚餐和一个安稳的歇脚地。农场主的儿子是个温柔的男孩,劳拉收获了她逃亡以来的第一个朋友。

晚上房子里停水了。男主人向他们抱怨那些想要收购他们农场的开发商。罗根和他一起去了供水厂,修好水槽,打退了几个找麻烦的打手。这真是个棒极了的夜晚。他回来的时候两人安静地睡着,查尔斯贴心地为他留出半个床位,让他免于一晚都只能蜷缩在沙发上。

天亮时他们离开,重新踏上旅途。穿越边境,罗根终于彻底甩掉了追踪者。然而当他们终于来到避难所伊甸时,却发现这个地方已经废弃多时了。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建造一所新的伊甸呢。”查尔斯说,用的是他曾经振奋人心的口吻,不同的是他曾经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如今只剩下垂垂老矣的伴侣和相识不过一周的孤女,“劳拉需要一个安居之所。反正我们现在有足够的钱。是不是,罗根?”

“得了吧,你的学校都倒闭那么久了,难道这么长的时间还不够你放弃可笑的梦想吗?”罗根这么说着。一路的奔波辛苦换来一场空,他不想掩饰愤怒失望的心情,他想念他们的旧公寓,况且那些钱?查尔斯在开玩笑吗,他们的船怎么办?

但是他难以抑制地想起查尔斯曾经的学校,那座拥有巨大花园的城堡,他们年轻的时候在那里耕耘梦想,他们曾经在那里相爱。

查尔斯就是这样的,不是吗。一旦他决定做什么,任何人都说服不了他。事实上他常常是那个做决定的人,别人的引导者,他的引导者。

 

罗根不想承认,他的确屈服了。他梦中的船渐渐远去,但这一切原本不就是为了查尔斯吗?无论过去多久,无论嘴上怎么说,他内心仍然爱他,也仍然没有放弃梦想。他可能甚至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讨厌劳拉,毕竟她挺懂事的,也不像别的这个年纪的孩子那么吵。

 

 

 

后来他们有了第一批学生,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都那么可爱(“这是你说的,我并不这么觉得。”罗根毫不留情地反驳查尔斯。)他们不得不雇佣了几个年轻的教师和校工来减轻老年人的负担,毕竟查尔斯的病症已经不再适合像从前那样教导学生了。小镇上十分平静,他们申请到了教育补贴和赞助,校舍相比从前简朴许多,但并没有人抱怨(毕竟这里没有人体验过查尔斯的豪华城堡别墅,自然无从比较)。劳拉总是带头打架的那个,着实费了大人们一番功夫。但她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这一点和罗根倒是完全不同。

最后时间会过去,父辈终老在卧室的床上,身边是长大的孩子为他们流下泪水,祈祷他们的灵魂受到祝福。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