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喻黄][2037化学笔记]恋爱休眠期

★私设甚多

★ooc慎


00
从中心广场出发,穿过第五街道,会经过两个公车站。坐四站路然后下车,拐过两个弯,经过一座桥,就算是到了郊区了。

很安静。喻文州想着。一个人都没有,气氛正合适。

他走上斜坡,上面荒草长得很高。铁丝网后面就是交易地点,废弃工厂的灰色烟囱还矗立在那里,寂静凛然。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一回头能看到背后的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已经黄昏了。



黄少天轻轻一跃翻过墙头,落地时悄无声息。

仓库面积很大,里面很空旷,靠着墙的那一排堆着满满的木箱子。他知道那只是些过期的、不值钱的东西。至少今天将要在这里交易的,绝不是这些。



喻文州找了半天才找到工厂的大门入口。 栏杆的高度刚好能让他翻过去, 与之相比,上面禁止入内的牌子就显得有些无力了。

但结果还是有点狼狈。
喻文州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苦笑。



黄少天刚把自己藏好就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脚步,一声一声在空旷的仓库里回响。

一点都不带遮掩的么……真是大意。

他偷偷探出头去。来的人有三个,为首的是个小个子中年男人,眼下有很浓的黑眼圈,看起来心情很不好,一脸阴郁。

两人迅速分散隐蔽。木箱排布得很不整齐,可到底还是在同一侧。黄少天侧了侧身以免被看到。小个子男人还在中央来回踱着步子,不时停下来思考什么,半晌,又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咬了咬牙。

枪是上了保险的,防止让后来的人听到,还装了消音器。

他把枪口略微伸出去,男人背身对着他。十字准星对着脑袋。这个位置正好是男人视线的死角。

但他不确定另外两个人是不是看得见。

真麻烦……黄少天擦了擦额角的汗。

三个人……得悄无声息地解决。

他掉转了枪口的方向。




喻文州停住了脚步,在距离仓库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

血腥味,很淡,也很新鲜。

……还以为来得够早了呢,没想到还是被人抢了先。

不远处忽然一群归鸟被惊起。

他思忖片刻,迈步走了进去。



……有人。
黄少天竖起耳朵听了一秒,迅速放弃在尸体上搜寻剩余的[囚徒]牌,一个闪身钻到成排的木箱后面。
被看到了么?

人影在门口也只是一闪。

随后仓库里升起了浅黄绿色的烟雾。

“氯……你妹!!!!!”黄少天心惊之下脱口而出,丝毫不顾及身形暴露,甩手一张牌飞出,在空中变成了三块银白色三角形金属,朝三个方向撞破了通风口。


喻文州一愣。
好熟悉的声音。



接下来怎么办?黄少天看了看还躺在地上的尸体,果断放弃了剩下的战利品,转身准备爬出通风口逃离。

[游戏]才刚开局,到目前为止,隐藏自己才是最为重要的。


冷不防身后什么东西呼啸着飞来。黄少天侧身一躲,肩头被撕开一道口子。
“拿了我的东西,这么急着走么?”对方淡淡道,尾音竟然还依稀带了点笑意。





01



夜深。

卢瀚文百无聊赖地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

他已经等了很久。寄人篱下又忘了带钥匙,他没有破门而入的胆子,只能乖乖等着屋主回来。黄少天说的是太阳落山前后,可现在都这么晚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要是不回来了可怎么办,天气这么冷,他怎么忍心让一个小孩子睡大街啊。

卢瀚文心里委屈,却也没什么办法。

正想着再等多久去联系那位代理人,就听到楼下电子门滴滴滴地响。

卢瀚文急忙跑下去伸着脖子往门口看,那人靠着台阶扶手一步一步走上来,速度不快,看上去像是很疲倦。楼道里昏暗,卢瀚文眯着眼睛辨认了半晌才认出来:“黄少?!真的是你?!”

黄少天抬头白他一眼:“废话,你以为呢?小声点,别把人都吵醒了。”

卢瀚文捂了捂嘴,却又发现他身体不对,急着伸手去扶:“哎黄少你受伤了?有没有事?严不严重?要不要叫救护车?怎么会……”

黄少天摆摆手:“小祖宗你别说话了,先回去。”


进了家门黄少天摊在沙发上缓了好久,卢瀚文在一旁又是找药又是端茶递水,心急就出错,东西打翻一地。

“得了得了我来吧……”黄少天撑着额头起来,“魏老大那儿一个字都别说,知道吗?”




“还以为这种小角色就算是你也能自己解决的……”叶修合上药箱,给自己点了根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

“出了点岔子,遇上了别的人。”喻文州慢慢穿上外套。叶修的药很好用。这具[笼]的机体是80级的Cinderella,防御值高,伤口愈合得很快。

“遇到谁了这么狼狈?”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确定,很久没见了。”

“哟,是故人呐?”叶修在满屋子烟尘缭绕里笑起来,“那可得打听清楚,从此就再也见不到了也说不定。”

喻文州嗯了一声,想了想还是没说出“你也认识的”这样的话。



好像离开TIA以后大家立场都不一样了,彼此各奔东西。哪怕都还残留着从前那些荒诞轻狂的记忆,然而过去,总是要挥别的。
况且那个人,好像也已经都忘了。


“不过说起来……你要不要找个护卫什么的,蓝雨的人最近最好不要到处抛头露面。”

“……嗯?”

“ 今天不是'毁灭'技能就结束了吗? 我去你不会忘了吧。你这种战五渣没了[毁灭]出了门分分钟被干掉的节奏好么?”叶修吐了口烟,“这三个月先躲起来,什么都别干,谁都别见,保命要紧。”

“……顺便让你办事方便些?”

叶修一拍桌子:“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

“…………”喻文州笑笑,自动无视他的嘲讽,“你查得怎么样?”

“你弄死的三个玩家,破坏者守护者杀人者出局,控数者换了新人,废柴。剩下的人身份也都七七八八了。具体是机密,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叶修眯起眼睛。

喻文州笑着摇头:“随口胡扯的吧?你又骗我。”

“知道就好。”叶修毫无羞愧之心,“嘉世要赢 ,把这些都告诉你你就准备好横着出去吧。”

“是么,果然[撒谎者]在自己这边会比较麻烦吧……”喻文州看向旁边椅子上一直安安静静坐着的苏沐橙,“抑制剂还够用?”

“够的,不劳费心。”苏沐橙笑眯眯。

“喂喂不准欺负我妹妹啊。”叶修把烟掐在烟灰缸里,护犊子。

“怎么敢。”喻文州呵呵。

“呦,胆子不小。瞧不起我还是怎的?”叶修起身,“行了合作结束,东西呢?”

“说好的对半开。有一个被杀了,刚好够分。”喻文州把十几张塔罗牌放在桌上,微笑。




02
黄少天闭着眼睛,一只手伸出被窝,准确地摸到手机掐了闹铃。

十秒钟后铃声又响。动作重复。

再响。

“靠靠靠烦不烦啊……”黄少天痛苦地皱起眉头,意识到那不是闹铃而是电话,伸手过去按下接听,“大冷天就不能让人多睡会……”

“你还在睡?!忘了今天有约么?!”代理人的声音透着股压抑的狂躁,黄少天似乎能看到男人在电话对面强压着内心暴跳的怒火的样子,“你已经晚了半个小时!”

“啊?”

“我去你忘了?!!!人这还等着呢赶紧起来!!”

“嗯……?啊……好像……”

“不来这个月房租翻倍!!!”

“靠靠靠干什么啊这么凶……反正都是迟了,再迟一点也无所谓啦。”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想起似乎的确有这么一桩事情,侧着脸夹着手机开始穿衣服。

“还说!赶紧过来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和人见个面么多大事啊至于吗……”黄少天刚想挂电话,转头又想起什么,“哎那你们现在在哪儿啊?”
…………




代理人放下手机向对面的人陪笑:“那个、他路上出了点事, 我们再等等,很快就到了……要不要喝点什么?”
年轻人了然地点点头,脸上是温温的笑:“没关系,我可以等。”

真是个好孩子……至少看上去是。男人心里暗想。


饮料上来以后两人半天都没说话。年轻人随意地翻着桌上的杂志,看起来心情还不错。代理人却有点郁闷。这种沉默的气氛不太对,然而刚刚半个小时的寒暄介绍基本上耗尽了他的口才——毕竟这儿还有个当事人不在呢,不确定的生意,也透不了太多口风。


况且如今身份都变了,有的话,他也不好多说。



半晌还是年轻人先开了口:“前辈干这一行也挺久了吧?”

“哦,没几年,帮人互相联络卖个消息混口饭吃,前辈算不上,哪像你们呐。”

“消息?”

“不是什么秘密消息,也就是……”男人笔画了几下,也不知道怎么表达,“也就那样呗。”

“是么……”年轻人抿了抿唇,“那我听说今天这位前阵子受了伤,是不是真的?”

“啊?这是听谁说的?胡说八道啊这是,那小……咳,你看他不是还有心情赖床么?没病没灾的几时受过伤……”男人一听口风不对,生怕生意黄了似的,滔滔不绝。

“嗯?您对他……很熟悉么?”这个他,指的自然是还未见面的黄少天。

男人一愣,额头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这敢情好,套话呢。

“这个……我们这行只算个中间人,客户么,认识当然认识,熟悉怎么算的上,我们这种小人物。”

“可是听您刚才的话……”

“哦这个……这位的个性您应该也听说过,我们从前……嗯,算是有点交情,他那房子还是我的,算是他房东……哎,也就是个萍水之交,说话胡闹而已。”

这一番话下来他自己都跌跌撞撞前言不搭后语,年轻人听了却只是点点头:“是这样啊。”



魏琛心下暗暗松了口气。
他大概只是怕他跟人联合起来设计他才这么试探,出于戒心罢了,跟眼前这个陌生引荐人到底是谁,没半点关系。

今天他这孙子装得可真累,没想到这小子还是老样子,精。



只是换了身体和身份,变了样子和声音,哪怕是从前再亲近的人,都难免错认吧。




……臭小子,老夫今天也算是给你俩做桩善事,少不知足啊。




门忽然被撞开。

“ 啊啊久等了我来了你就是这次要见的boss吧你好啊我是黄少天就是那个黄少天……喂喂老大你都没有帮我点吃的啊!我可是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饿饿饿饿饿……” 黄少天只往年轻人那里扫了一眼就迅速把注意力放在了空荡荡的桌面上。

魏琛真想说我不认识你你谁。

年轻人忽然笑起来,挥了挥手里的菜单:“现在点来得及吧?想吃什么?”

尾音微微上扬,笑意浅浅。


黄少天忽然觉得脑子一下子炸开了。

这个声音……
“卧槽不会吧??!是你?!!!”

“是我。”喻文州合上杂志,起身伸出手和他交握,“蓝雨,喻文州。初次见面,你好。”

tb不一定c

评论 ( 10 )
热度 ( 12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