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楚路】下一个夏天[上]

鞭策一下自己,再不写点什么真的成咸鱼了_(:зゝ∠)_

假设卡塞尔只是个普通大学,一个胡扯的小言的双向暗恋的故事,严格来说算是连贯的段子,脑洞来源于最近自己的小学期图书馆蹭空调日常【然而我怎么没遇到一个楚师兄呢


1

啪的一声。路明非猛地惊醒过来,指间夹着的水笔摔到地上。

楼下草坪上校工正在修剪,机器的声音嗡嗡响。图书馆里冷气开得很足,盛夏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温度却十分稀薄。刚才迷糊间做的梦快速从记忆里消散,像流过的沙。

他借的参考书还摊在桌上,上面一滩口水。

路明非于事无补地擦了擦。他抬头望了一眼,楚子航还坐在那个位置上,跟他隔了两张桌子,专心地看身前的一本什么书。阳光从他侧面照过来,半明半暗。

作为一条咸鱼,路明非在暑假小学期这种时候还逗留图书馆的原因当然不是突然想认真学习了。

连空调和WiFi都是次要的。

 

当然,偷摸着瞟楚子航的不止他一个。

楚子航这种人,周围永远充斥着各种堂堂正正和见不得光的明恋暗恋。路明非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孩拿着书若无其事地坐到了楚子航对面,现在从他的角度就只能看到姑娘脑后瀑布般的长发。

没什么好惊讶的。路明非低下头,注意力怎么都集中不到那些刻板的文字上去。图书馆里安安静静,没有人说话。那姑娘也就是过个眼瘾。楚子航长了一张让人嫉妒的脸,脸上却好像无时无刻不写着性冷淡三个字,日常就是顶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打招呼都懒得挤出个笑容来。只可远观不敢亵玩。

……想想就让人十分泄气。

 

2

路明非收拾东西走出这栋高大的建筑,忧愁地发现天边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云,下一秒有雨滴落下来,半分钟内迅速变成了倾盆大雨。

夏天就这点不好。

图书馆离食堂和宿舍都不近,这会儿回去就算有伞也得湿一身。暴雨通常不会持续很久,路明非转过身,打算等雨小了再走。

差点撞进楚子航怀里。

路明非惊得几乎咬到舌头:“不不不好意思,没看见你。”

“……没事。”楚子航看了他一眼,“雨应该不会下很久,没带伞的话可以等一会再回去。”

“嗯嗯……是啊……”路明非胡乱点头。他们的交集少得可怜,也几乎从没说过话,楚子航这突然的近似于关心的言语让他有点惊疑不定。

他回到大厅里找了个沙发坐下,楚子航也走过来,坐到他对面。

 

3

这就很尴尬了。

路明非心想,他是撩还是不撩呢?这机会千载难逢,但恐怕人家根本不认识你吧……

两人隔着张茶几相顾无言,楚子航随手拿了本小册子翻起来,看着有点心不在焉,气氛有些僵硬。路明非清了清嗓子,决定自己来起这个头:“那个……师兄你也没带伞啊。”

这不是废话吗!不然能和你坐一起傻等?他心里有个声音咆哮,看你这张嘴!看看你这张嘴!第一眼印象分就低到负值了吧?

然而面上还是要勉强笑起来:“那什么,你可能不记得,我是……”

“你是路明非,我们同一个高中,我记得。”楚子航淡淡地说。

 

4

芬格尔要是在的话,路明非能给他表演一个节目,叫原地爆炸。

可惜这位延迟毕业了好几年的室友早飞回德国老家过他的暑假去了,于是路明非心里的惊涛骇浪也只能变作一个小水花硬生生藏回去。

“是去年暑假那事儿?”路明非试探着问,“当时没来得及谢谢你,师兄仗义相助,没齿难忘哈哈。”

路明非高中的时候不怎么受人待见,毕业那年吃散伙饭跟人起了点口角,楚子航刚好在隔壁包间,从洗手间回来听了几句墙角,顺手替他解了围。路明非一直想谢谢他来着,不过再没找到机会。

时隔有一年多了,好歹上了同一所大学,不枉他高三一年累死累活。

“没什么,就是有的事我看不惯。况且你以前不是总来看我打球么,算对唯一一个观众的谢礼。”楚子航随口说,“你这几天总跟着我就是为了说这个?”

路明非目瞪口呆,从前的斯托卡和现在的斯托卡被当事人在一句话里同时踢爆,尴尬心虚十倍力叠加,他耳朵通红。

 

5

路明非发现楚子航喜欢一个人打篮球,只是个巧合。

男生喜欢打篮球不奇怪,何况楚子航还是校队的。他猜测是最近附近的体育活动中心在维修的原因,楚子航不得不把这项活动移到室外的篮球场来。

他一个人打半场,奔跑,运球,上篮。夏天的傍晚还是有点闷热,汗珠顺着他打湿的头发挂到脸上,再慢慢滑下来。不同于在学校里打比赛,没有观众的欢呼吵闹,也没有队友和对手的遮挡,他一个人时更为专注,心无旁骛。路明非看着楚子航投进最后一个球,微微喘着气,撩起T恤下摆擦了擦汗,捡起球准备回去。

他好像忽然看到了什么别的东西。他想象楚子航在体育馆里一个人打球的样子,那里更空旷,他跑动的声音和篮球每一次撞击地面的声音都被放大,观众席是空的,没有人说话,回声飘荡。




随性而起,先放着吧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