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楚路】孤雁儿04

01-03

有时候发了之后会修改,如果觉得有对不上的地方可以去前面看看是不是改过

当然作者智商比较低本来也有bug就是了_(:зゝ∠)_


04

平心而论,路明非觉得自己的确不是个适合修道的人。

凡心不净,做事习惯畏畏缩缩,修行不见勤勉,天天跟着某个不成器的师兄鬼混。至于天赋么……掌门说是有的,他倒是没看出来。唯一拿得出手的大约只有手里百发百中的暗器功夫,可那又怎样呢?上不得台面的几招旁门左道而已。

他也是寄人篱下看人眼色惯了,自己没什么高远的志向。这种人哪怕上了仙山都合该在外门打一辈子的杂。

最后一句是路鸣泽说的,用的口气很是恨铁不成钢。

路明非也不晓得自己哪来这么个弟弟。婶婶家里那个正牌的路鸣泽他眼看着长大的,岁月流逝他的身高和体重越来越不成比例,绝对不是这一副玉雪可爱又笑里藏刀的孩童模样,也绝没有一双透着森森鬼气的金黄色双瞳。

路明非知道他大概是什么厉害的妖魔,只是不明白世上千千万万的灵魂,为什么偏偏选中了自己。他为了救陈墨瞳与路鸣泽签下契约是不得已,心里其实存了赖账的念头——一次交换四分之一的命,用个三次之后打死不换不就行了?

路鸣泽托腮笑看他:“哥哥,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你修道,可终归还不是仙。”

路明非嗤之以鼻。

随后天地翻转,江面上血雾翻腾,路明非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想来他勇斗妖龙的身姿应当是极其英明神武的,只可惜到最后神智有些模糊,那些血糊糊的细节记得不甚清楚。

然后他就被通缉了。

天可怜见,他真不是有意误伤围观群众的!严格地说那架都不是他打的啊!

路明非心里一千个冤枉都没处说,毕竟勾结魔族的罪名比走火入魔还要严重,只好认命地开始跑路。东躲西藏了大半年,期间坑蒙拐骗偶尔打个小怪混日子,然后不知为何遇到了楚子航……现在又不知为何被一群“人”包围了。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不知何时已经阴云密布。两旁的房屋里不断有人走出来,原本空旷的小巷忽然间人满为患。他们看上去只是城里的普通百姓,只是此时脸色都是不正常的潮红。手上提着各式武器,菜刀锄头鸡毛掸子,什么都有,一脸亢奋地围上来,目标是谁显而易见。

路明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默默躲到了楚子航身后。他想起方才对路鸣泽说过的话,什么清气充沛,什么孤魂野鬼,他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

但是路鸣泽的交换是一次性的啊!他爆种了一次不代表此后的战斗力都提高了!师兄你不要这样看我!跟我没关系!我搞不定!!!

 

天边划过一道闪电,大雨倾盆。他忽然发现那歌声还没有停,缥缥缈缈地回荡在空气里,只是唱词已经听不清了。

 

楚子航缓缓拔刀:“后退。”

修道之人用刀的不多,大家都比较偏爱长剑啊拂尘啊这样传统又显逼格的武器。但楚子航不同,路明非听说他拜师时身上就已经背着这把刀,想来应该是什么家传的利刃。

路明非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一脚踩在什么上面,咔的一声。

他回头一看,那个打瞌睡的小贩居然跌到了地上,路明非正踩在他手上。他刚才有点慌张,脚下力没收住,恐怕是不小心把对方指骨踩断了。

路明非心虚了一瞬,正要蹲下去扶起他,手指触碰到他身体,只觉热得发烫。那人忽然抬起头来,脸上的神情同周围其他人如出一辙。

路明非猛地跳开,抓起长剑挡在自己身前。那人另一只手握着切肉的短刀,力气竟然出乎意料的大,路明非一个没招架住,脚下踉跄了一下。这时刀光从他耳边掠过,直直钉进那人肩头,刀尖穿透了血肉,在背后露出一截来。

村雨。

路明非心有余悸地回头,楚子航一个人吸引了几乎所有火力,处境看起来更加不妙。他们两个已经被逼到了小巷最深处,这是个死胡同。

这些人只是这里的普通百姓,他们还不能下杀手。只是他们的身体机能被强化,一群人压上来,更是不好对付。

路明非把剑收在鞘里当棍子挥,时不时找个机会扔张符咒出去。他的身体远远够不上“强壮”的程度,不用法术,赤手空拳跟个村夫对打都够呛。

楚子航转身从那小贩身上拔出了刀,顺手替路明非挡了一棍子,低声说:“你御剑先走。”他们全身上下都湿透了,雨水顺着头发流进衣服里。路明非惊讶地发现楚子航身上冒起了淡淡的白烟,一瞬间居然好像蒸干了衣服上的水汽。

“师兄你……撑得住吗?”讲道理,楚子航的实力路明非信得过,哪怕是几十个普通修士也不在话下。只是这个阵仗,幕后黑手尚未露面,敌暗我明,由不得他不担心。

“你留下来也没用。”楚子航手心腾起一团火焰,竟也没有在暴雨里熄灭,语气依然是四平八稳,毫无波动。

虽然是事实……这么说出来还是有点伤人呢师兄。

路明非抬头望去,路鸣泽坐在一旁的屋檐上,翘着一双腿,神色悠然,周围的大雨仿佛与他全无关系。他笑着用口型问:“换么?”

 

 

路明非狠狠闭了闭眼,转过头不再去看他。楚子航手里的火已经砸出了一个空旷地带留以喘息,那些人隔着几丈,竟有些不敢走近。路明非抽出剑来,击退一个翻过篱笆冲上前的男人:“师兄不是还想抓我回去么?突然这么相信我,不怕这些人是我搞的鬼?”

楚子航一愣:“我不是来抓你回去的。”

“……”

对哦,楚子航应该是知道这里有异,来除妖的才对。路明非郁闷地想,还是他脸大了。

“我来这里取一件东西。他们是冲我来的。”楚子航说,“我能应付,你在这里反而会拖累我。”

……同样的话不用换种方式说两遍,真的。

路明非觉得自己真是拳拳心意付诸流水,十分不快地打算按他说的先御剑离开,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是个女子的声音。他飞上墙头看了一眼,巷口站着个白衣的姑娘,全身湿透,大概是目击了群殴这极具冲击力的画面不由自主。只是这尖叫声引起了巷口几人的注意,转过身对着她举起了手中的刀。

路明非心里一凉。

是陈雯雯。

 

TBC


死在论文地狱,还要肝手游,写的比较慢不好意思_(:зゝ∠)_

楚路1v1,泽非是纯洁的兄弟关系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