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楚路】孤雁儿01-03

修仙paro

打怪谈恋爱的故事

 

01

这一年的夏天长得好像没有尽头。秋分已过,燥热的温度却固执地停留下来,直烧得人心里都蹿上一把火。

 

楚子航再见到路明非的时候,他正在路边的摊子上满头大汗地吃一碗面。

面是素面,清汤寡水,半点油腥也无;人也是蓬头垢面,吃东西的样子狼吞虎咽,活像个逃难来的,十分对不起那身原本应当一尘不染的道袍。

天气实在太热,小巷里萧瑟得很,行人稀少,那摊子旁也只有个中年的小贩无精打采地守着,眼皮半掀不掀。除了那少年吃面的声音,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楚子航算了算日子,离上次见他,整一年零三个月。

偶遇来得太过突然,楚子航目瞪口呆之下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开场,于是以手握拳,轻轻咳了一声。

路明非抬头,差点掉了筷子。

 

故人重逢,分外尴尬。路明非和他面无表情地对望半晌,机械地打了声招呼:“师兄……早啊。”

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头顶,不满地用温度告诉了他“正午”两个字怎么写。

 

路明非心想他倒霉起来大概远不止是喝凉水塞牙那么简单。

 

02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尴尬地闭了嘴。

沉默了一会儿,路明非挠了挠头:“我有个……朋友,说是在这儿碰上了鬼怪,叫我来帮个忙。这么巧啊。”

他抹了抹嘴巴站起来:“既然师兄在那应该没问题啦,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妖魔鬼怪随随便便就解决。没事的话我我我先回去了。”抓起桌上的剑转身就要走,一把被人抓住了手腕。

路明非心里哀叹,大哥,我真的只是来帮个小忙,你不高兴我保证立刻消失,能不能假装我们没见过?

“你回哪里去?”楚子航冷冷地说。

随便哪里!有多远我就滚多远!放开你的手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过于强烈的内心OS起到了什么作用,楚子航居然真的放开了他。路明非揉着被勒红的手腕,心惊胆战地听着他继续面无表情地说:“他们说你入了魔。”

路明非:“哦。”

“……”

 

 

“听说你一个人杀了那条妖龙。”

“嗯。”

“还伤了陈师姐。”

“我不是故意的啦……”

“师门对你的通缉令还没撤。”

“这不是正跑路着么……”

“……”

 

路明非叹了口气:“师兄,你看看我,我这个样子,像是入魔的人吗?”

他知道楚子航看不出什么。说实话他现在这落魄样子,真来个魔修看着也要嫌弃。他跟楚子航怎么说也是这么多年同乡加上同门的情谊,哪怕是瞎编几个理由,只要能瞒过去,接下来什么都好说。

但是楚子航真的看过来的时候他又有点怂。在老家私塾里楚子航就是个高山仰止的标准楷模,人人都说他将来是个登科入天子堂的料。路明非比他小,晚入学一年,同他见过几次,没什么交集。
他们完全不是一类人,路明非作为一个万年吊车尾,课堂上要么睡觉要么发呆,天天挨夫子打手心罚抄书,屡教不改。课堂外楚子航是大少爷,冷了热了都有仆役嘘寒问暖,眼里大概从没有过路明非这个人;路明非寄人篱下不说,性格还窝囊,成日里乐颠颠地替隔壁陈家的小姑娘跑前跑后,最后还成了别人搭桥的红线。

想想也是糟心。

后来先后拜上仙山修道,路明非虽然不知自己何德何能成了这帮看起来很是神棍的道士嘴里根骨绝佳的天才,不过好歹能混口饭吃,他挺满意。

结果居然又遇上了楚子航。结果楚子航居然还来跟他搭讪了。路明非把这归结为异地遇老乡的礼节性问候和对他在师门中受到的不正常器重的敲打性威胁。

所以说其实他们不是很熟啊……路明非有些忐忑地对上了楚子航的眼睛,很是为自己的处境忧心。楚子航盯着他,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那双漆黑的瞳孔里映出他的脸。

路明非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楚子航好像说了什么,他没有听清。那张脸缓缓旋转起来,他看着自己的倒影逐渐扭曲,像是一个隐秘的漩涡,要不动声色地把人吃掉。连那瞳孔都变成了溶金一般灿烂的颜色,看上去居然有点

 

03

熟悉。

“你能不能滚远一点。”路明非面无表情。

“亲爱的哥哥,你能不能对我温柔一点,我可是感觉到你的窘迫特意来帮你的诶。”男孩收回了那个可以称得上“深情”的眼神,转过身一屁股坐上了路明非之前坐过的椅子,拿筷子拨拉了一下他还没吃完的那碗面,“啧啧,才几天不见你已经穷到这种地步了?要不要跟我换,借你点钱吃顿好的。”

“不能。并不想见你。我拒绝。快放我回去。”路明非木然。

“这么冷漠,我好伤心啊。”路鸣泽垂头作西子捧心状,见路明非毫无反应,无趣地摆了摆手,“哥哥你有时候真是一点都不幽默……好吧好吧,说正事,你不是想摆脱你那个师兄么?”

“是啊!所以你能别添乱了吗?我编个瞎话就能解决的事,你一来要是被他看出什么怎么办?”路明非有点崩溃。

路鸣泽怜悯地看着他:“他天分虽然高,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我怎么会被他看出来?不过人家脑子没坏,你想的那几个智障的谎话,他还是听得出来的。”

“……”

路明非自暴自弃地说:“那你说怎么办。”

“好说!”路鸣泽摩拳擦掌,“这种水平我一招就能干掉!活动期间优惠捅一补一!保证死亡绝不诈尸!只要哥哥你把身体借给我……”

“滚滚滚!”路明非扶额,早知道这人……魔嘴里说不出什么正经的,“就没什么温和一点的办法吗?你会不会什么消除记忆的法术啊?让他忘了今天见过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会是会,不过这种法术不太稳定,一不小心人就智障了……”

“所以你是来逗我的吗?!”

路鸣泽收起了笑容:“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哥哥,你要小心。这座城里有了不得的东西,不是小打小闹。就凭楚子航恐怕罩不住你。”

“屁嘞!这地方清气充沛,顶多就几只孤魂野鬼,最牛逼的妖怪就是你了吧?”路明非撇嘴,心里却暗暗一惊。

“你这么抬举我我倒是很高兴啦……”

“少废话,这回有没有什么作弊道具?先说好,换命不行。”路明非掂量着路鸣泽多半不会在危及他性命的事情上开玩笑,只是对方口中的危险还没个端倪,他也不愿意拿所剩不多的筹码冒险。

路鸣泽摇头道:“哥哥,你这样我的生意很难做啊……我倒是想劝你直接知难而退,不过既然进了城,她必然不会再让你们出去。况且……”

他神情忽然冷下来,随即嘴角爬上一丝冷笑,“胆子倒是不小。”

他精致的小脸上的阴寒让路明非不由打了个寒噤。然而那表情只维持了一瞬,下一秒那孩子又恢复了带着几分稚气的笑容:“既然哥哥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做生意的都讲究个你情我愿嘛。不过倒是有个好消息。”他的笑容一下子促狭起来,“我观哥哥红鸾星高照,要当心‘桃花劫’~”

“好啦,没时间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和楚子航解释吧,好歹他的战斗力还能带带你。有危险就叫我,随叫随到。”路鸣泽从矮凳上跳下来,“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师兄……”

 

 

 

路明非一个激灵,楚子航刚刚从他身上收回目光,蹙眉看往另一个方向。

话说一半跑路!路鸣泽你居然也玩这手!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楚子航说。

路明非一愣。

他们身边的小贩已经打起了鼾,枝头有寒蝉嘶鸣。他听到慵懒的歌声,和着不成调的几声伴乐,几乎能想象出那美人午觉方醒,懒抱琵琶的模样。

“藤床纸帐……朝眠起……沉香断续玉炉寒……”

大约是这座城太过安静,明明是轻声的歌唱,却传得尤为遥远。

 

TBC

 

 

 

 

 

 

妈呀鸣泽画风好奇怪……好怕写着写着自拆啊_(:з」∠)_

-----------------------碎碎念时间---------------------------------

因为是AU就不模仿江南文风了,仿不像写着还憋屈_(:зゝ∠)_

部分设定和原作有出入

就一个怪,打完回家

一开始想写仙侠paro是因为那段时间看了魔道祖师,觉得修仙真有意思啊【x本来想把原作第一部的三峡作为路总第一次被小魔鬼上身的地方顺口提下的,度娘说三峡大坝在湖北宜昌,再搜了一下宜昌……发现它……古称夷陵……夷陵……

真是个入魔的好地方呢:)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