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孤雁儿

暴雨倾盆。小酒肆。

伙计瞧见了进来的两位客人,慢吞吞地上前招呼。走在前头的那位背着把长刀,哪怕浑身湿透也丝毫不减风度,面无表情地坐下。后面的落汤鸡却死死抓着他的袖口不放,整个人像是要贴在他身上。门外大雨瓢泼,酒肆里却很安静,还能听到对方唇齿间的咯咯声。

天气不好,且时近子时,家家户户都关门打烊,唯独此处还开门迎客。

“掌灯。”楚子航淡淡地说。的确,整间酒肆只有柜台上点了一支蜡烛,在这种夜晚,暗得很。

伙计似乎才发现这一点,回过身去取那盏烛火,一边道:“就来,就来。”

那盏于事无补的灯被挪到了桌面上,伙计慢慢弯下腰,问:“客官想来点什么?”

路明非更加用力地捏着楚子航的衣袖,努力让身体的颤栗看起来不那么明显:“来来来来壶茶。”

伙计弯了弯唇角,拉扯着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可惜他一半的脸都成了白骨,显得尤其狰狞。他张了张嘴,空气穿过破裂的喉管,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语速却忽然快了起来:“好嘞,我们这儿有今年新采的铁观音碧螺春君山银针黄金桂,客官想要哪一种?”

打更的梆子声远得像是在另一个世界。


记个梗,最近看修仙看得停不下来_(:зゝ∠)_

自己的电脑不在手上只能先在线打一小段了


评论
热度 ( 8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