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越苏越】剑心06-10

把之前的6-9修了一下,加了点情节,混个更,前面的就删了嘿嘿嘿

孩子们长大啦

00-05

06

 

百里屠苏的存在,在天墉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个秘密。

紫胤有自己的考量。一来屠苏体内煞气不稳,贸然放任他与弟子们接触恐生危险;二来其时一干弟子年龄都还小,屠苏总是十七八岁少年模样,也难与他们亲近。索性等他们年纪大些,心智成熟,也能更好地接纳他。

陵越一直恪守师尊的教诲,有关屠苏的任何蛛丝马迹俱被蒙混过去。

 

所以某日他来到后山,看到芙蕖与屠苏甚开心地分食一盒点心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07

 

说吧,你们几时认识的。陵越板着脸清了清嗓子,努力学着紫胤的口气。

这个方法是他平时面对诸师弟时琢磨出来的,给他树了不少威信。不过现下这情形却很是微妙。芙蕖倒是还好,瘦小纤巧一个小女孩模样,屠苏外表却是个十七八的少年。须知陵越此时也不过堪堪十五岁,身高恰恰到他肩头。若是有外人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人听着另一个少年的训,场面恐怕十分好笑。

屠苏在焚寂中沉睡了上千载,来天墉不过几年,心智尚小,没见过陵越这副模样,也知道他是真的有些动怒,只低了头不说话。倒是芙蕖自小仗着各方宠爱,从未怵过陵越,便抢白道,我来陪陪屠苏师兄怎么了,又没叫人看见。屠苏师兄一个人住在后山多寂寞啊,还不都是大师兄不好!

一口一个屠苏师兄,叫得好不亲热。

陵越被她呛得说不出话来,心想怎么就是他不好了?

不过可爱的小师妹这种生物,照例一向是各派镇门的吉祥物,人人捧在手心。陵越也无心与她争辩,只得放柔了声音向屠苏问,你们何时认识的?还有别人来过不曾?

屠苏便将由来说了一遍,原是那夜后来芙蕖也没真弄醒陵越,屠苏便想了个法子给她指了路回去。谁曾想隔了十几日她便又欢欢喜喜地跑过来,竟也摸着原路寻得了屠苏所在。屠苏本性天真得很,禁不住小丫头一番套问,居然都照实说了。

陵越不由扶额,深感人生艰难。

想想又觉得不对,山洞前设有阵法,芙蕖又是怎么进来的?

唔,我跟着大师兄走了几次,大概认识路了。而且大师兄房里有记着破阵口诀的小纸条哦。

行。陵越想,还真是他的锅。

 

……反正师尊不知道就好。

 

那你以后来的时候小心点,别被人看到。还有,不要晚上过来。

斟酌了一会儿,大师兄这么对小师妹说。

 

08

 

身体稳定神智清明的时候紫胤也放屠苏自己遛遛。后来的某一年冬天屠苏在雪地里拾到了一只受伤的海东青,抱了回去好好将养着。本来觉得这种野生动物大概也养不熟,来年开春放回去就是了。没想到这东西粘人得很,很是听他使唤,召之即来。害他肩头手臂多了好几道利爪抓出来的伤痕。

芙蕖来时不禁大赞屠苏师兄视力好,能在雪地里看到这团东西实在是……诶它有名字吗?

……还没取。屠苏想了想,师兄要不要给它起个名字?

陵越心说这种事我还真的不擅长……然而架不住两双带着殷切期盼的眼睛,也就认真想了想,鹰击长空翱翔万里……便叫阿翔如何?

 

可惜后来雄鹰在几人坚持不懈的投喂下身材持续走样,甚至发生了被人认成芦花鸡的乌龙。翱翔万里时不免缺少了几分英姿,也是一桩憾事。

 

09

 

后来紫胤给百里屠苏打了一副肩甲和臂甲,他终于能勉力支撑起阿翔有几分沉重的身躯而不致次次飙血。

后来陵越也跟着紫胤学了铸剑,剑没铸几柄,倒是给焚寂打造出了一把剑鞘。

(此剑鞘可压制焚寂煞气,于你修炼有益。陵越尽量装作平静的样子,云淡风轻地说。可惜他的脸没洗干净,额角上还留着一抹黑灰。

屠苏看着那把乌漆墨黑形状怪异看不出花纹远看活像一块没烧好的炭的“剑鞘”,扯了扯嘴角,说,多谢师兄。)

后来百里屠苏的剑法也越发像模像样,天墉城清气常年浸染之下,竟连朔月暴走次数都少了许多。切磋时再不是赤着双眼一通砍杀,身法沉稳灵力自如进境飞升——毕竟不是人,底子好嘛。

陵越想他这小半辈子还没打赢过暴走的师弟,这下可能连正常的师弟也打不过了,略有些郁卒。

 

总之和谐的日子一天天过去。

他曾在石壁上比着屠苏的身高用剑划了一道刻痕,隔三差五便忍不住确认一下自己又长高了多少。少年人总是不免急切期盼见证自己的成长——何况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大的人喊自己师兄,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于是一天天里他眼看着自己逐渐逼近乃至超过那条线,终于到了可以一把揽过师弟毫无压力的时候。屠苏倒一直是那副样子,清清瘦瘦的面容,永生不变的面瘫。

大师兄忽然不知为何生出一种难言的欣慰与感伤。

 

10

 

陵端初见百里屠苏,是他十八岁上的春天。

他们那一批小弟子一个个都已长成了挺拔的少年,校服束发英姿勃发。莲池边柳枝发了新芽,早课时风里都带着绵绵的飘絮。陵越来时手边牵了个人,远远的被飞絮遮掩,面容不甚清楚。

 

 

我胡说的。

这个说法有些过于浪漫,与真实情况相去甚远。

 

陵端不爽。他不爽很久了。

大师兄这个名号,一听就是门派中的某位少年英才,刷得了怪带得动队,上哄得了师父师叔下收得了师弟师妹,不光一表人才器宇不凡身手了得,还要眼光长远行事沉稳堪当大任,不是拜师早就能当的。你看现如今各门各派的掌门掌教,几个不是当年的大师兄?

……当然,在不少小说话本里这种人大多成了炮灰。鉴于此处的少年们少有与那些下三滥书籍接触的机会,自然也没有认清谁是主角并抱牢其大腿的意识,这茬暂且不提。

 

综上,在天墉城,陵越是个标准的别人家孩子。诸长老对自家不成器的弟子耳提面命时说得最多的一句,你看看人家执剑长老的弟子……!

深受其害者,陵端是一个。

其实真要摸着良心讲,陵越这个人,各种意义上的无可挑剔。天墉的大师兄如何尽职尽责,也算人人有目共睹。何况他长得还帅。因而这么多年下来,哪怕在各家师尊口中无数次对比之下受到打击,陵越的人气也丝毫没有下滑的趋势。

其中例外者,陵端又是一个。

 

算是自暴自弃的代表,陵端这个二师兄,当得十分不如意。

论修为,比不上。人品,更是差了一大截。着意讨好的小师妹,还不曾把他放在眼里。

想想都是大写的悲伤。

 

陵越胸襟广大,或者说在屠苏之外的人身上都感情迟钝,几番口头上的刁难不是有理有据地驳斥回去,便是根本未放在心上,话都懒得多说。陵端只觉打出去的拳头都撞在了棉花上,无处发泄,无端端又生闷火。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个相当单纯的人,好恶都不晓得掩饰,心中如何作想都写在脸上。只可惜嫉妒心驱使之下,那点善意便少得可怜了。

于是玄衣的少年亦步亦趋地跟着陵越出现在山道尽头的时候,敏感如陵端,心中登时警铃大作。

TBC

接下来应该是姑获鸟小副本

二师兄其实挺可爱哒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