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越苏越】剑心 00-05

一个甜甜的平行世界 人物电视剧设定

大量私设出没

情人节快乐^^

00

 

春天来时天墉城终于不再全然一派寂寥萧索的模样。陵越再怎么少年老成也觉得自己实在看够了周遭单调的青砖青瓦。他栽培的花里只有一株汲养天地灵气修成了正果,翠叶托着嫩红的花瓣,叫人不由想象此刻昆仑山下的姹紫嫣红。

那么,山下又是怎样的呢?百里屠苏小心地抚着那朵木芙蓉的花蕊,半是好奇地问他。少年身量还未长成,肩膀单薄得很,却比那时的陵越要高些。陵越瞧着他小心翼翼的神情,觉得心里好像开了个口子,粉红泡泡咕嘟咕嘟往外冒。

唔,山下么,自然比山上繁华些。陵越努力回想着上次同紫胤一道下山的情形,一边搜肠刮肚地翻检些好看的词来形容,热闹的市镇,江南水榭吴侬软语,万丈红尘。哦,还有花,一年四季此消彼长,常开不败。

说着说着又想起紫胤的嘱咐,觉得自己到底心志不够坚定,又贪恋起俗世来,便板起脸补了一句,不过我们修道之人,心向三清妙境,不可为此分神。

百里屠苏正听到兴头上,闻言不由一怔,随即笑笑说嗯,听师兄的。

他眉眼生得好,只是总像带着股锋锐的剑气,笑起来便沾了浅浅的暖意,笨拙温柔。陵越忽然想起,严格说来他也不能算在“我们修道之人”的行列中。

师兄又要走了?百里屠苏站起来,带起一阵清脆的声响。

嗯。陵越点头。明天还要早起练剑。花是给你的,留着吧。

可是它很快就要死的。

唔……陵越想了想,那下回还给你带。

……好。

陵越走出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少年半靠在石壁上,半张脸埋在阴影里,手腕上灵力化成的锁链蜿蜒着没入石台。

 

01

 

后山镇着一把剑。

流言刚传开时颇带起了一阵暗地里的惶然与兴奋。大家纷纷猜测执剑长老又收伏了一把什么样的凶剑。年长些的弟子说后山的清气似乎凛冽了些,新来的小师弟道曾在后山迷路时听到利器刮擦之声,似乎是有人在练剑。想了想又补充,那天晚上没有月亮,好黑好可怕。

陵越说,那是我。

一盆冷水无情地浇熄了少年们躁动的好奇心。

……大师兄当真勤勉。陵端不无挖苦地说了一句。

陵越装没听见。

 

02

 

其实那句话也不算完全在撒谎。陵越默念心法,觉得额头冷汗涔涔,屠苏进来本事越发长进——

一分神脚下步伐便是一乱,焚寂擦着耳朵刺进了石壁。

师兄?!少年脸上闪过一丝惶急,赤红的双目一刹清明。

陵越,专心。紫胤一袭蓝衣清逸出尘地站在一旁观战,颇高冷地指点了一句。陵越心里被师弟抽空关怀的那点感动还来不及聚拢就被迫消散一空,咬着牙挥剑冲上前。霄何与焚寂相击,发出一阵酸牙的金铁之声,火花四溅。

——您老倒是自己来试试看!

不过这话他没胆子说出口。紫胤掌天墉执剑长老之位百年有余,向来一副遗世独立的孤高姿态示人,说话也能省则省(陵越想屠苏后来爱用省略号参与对话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青出于蓝),你总不能指望他在这种时候絮叨几句来表达对大弟子的关怀。

陵越觉得自己真是个善解人意又尊师重道的好徒弟。

 

03

 

百里屠苏是把剑。

准确地说,是个剑灵。

不过虽然物种相同,百里屠苏和红玉这一类的比起来,就略微有些狂暴。

龙渊七凶剑中焚寂排位第二,可惜身负煞气,每月定时暴走,为女娲所封印,交予乌蒙灵谷中人世代看守。

陵越觉得龙渊这个部族很神奇。剑是利器,握于人手方见其价值,你说你费大力气铸了一把剑,又要费大力气去封印它,那么你一开始为什么要铸它呢?

咳,题外话。

 

总之,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焚寂封印意外被破,紫胤云游四方恰好途经,顺便收伏了凶剑,造福一方百姓的同时给自己收集癖的成果添砖加瓦。Win-win。

 

至于百里屠苏怎么成了陵越恨不得捧在心尖上的宝贝师弟,那是后话。

 

04

 

女孩子的第六感总是很准,侦查能力往往很强。

芙蕖很快发现陵越每到朔月晚上都会失踪,第二天房里又多了几块染血的纱布,比她的大姨妈还准时。

 

她偷偷跟着陵越出去了一回,实力证明了月黑风高的晚上后山的道路和白天看来有多么不同。

那会儿她还小,奇门八卦一窍不通,也不知道那是紫胤布的阵。一个人转来转去,跟丢了陵越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一转眼都子时都过了,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这一哭了不得,把好不容易安分下来的百里屠苏惊醒了。

 

百里屠苏虚长陵越几百上千岁,虽然由于缺乏教育,智力可能配不上这个年龄,不过武力值挺高,会几个有用的小法术。

芙蕖正专注地抽噎着,耳边忽然传来少年低沉青涩的声音。

他说,你、你不要哭了。

效果奇佳。

芙蕖立刻止住了哭声,睁着大眼睛前后左右看了看,没看见人。

你在哪里?你是妖怪吗?她抽了抽鼻子,声音嫩嫩的,有点警惕。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她眼前忽然亮起一朵萤火,明明灭灭地停留了一会儿,向某个方向飞去。

 

机智的小师妹当然跟上去了。

 

05

 

妖怪没见到,见到了师兄。

 

紫胤是个十分嫌麻烦的人。天墉城好几任掌门都曾明里暗里劝过他收个徒弟,都被委婉地拒绝。一来他看得入眼的苗子实在是少,二来,收个亲传弟子,一个孩子从小教起,做师父和做爹也没什么区别,委实麻烦。何况他的爱好还是铸剑和收集各种名剑,已经是费心费力了,还要带孩子,不划算。

尤其是见识过一个好友有个麻烦的皇子徒弟之后。

然而这一任掌门实在执着,紫胤听得耳朵都要起老茧,加之同辈弟子中陵越根骨的确上佳,也就勉强收了。他觉得修道这个东西,最重要的就是悟性,因此教学方式基本是放养,一套心法背熟了自己参悟,平日里至多指点几句剑招。

好在陵越争气,练剑勤快,悟性也好。很快师门上下,同辈师弟中再无敌手。

紫胤不得不亲自陪练,十分操劳。

再后来,便有了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作为一个人形陪练机,相当好用。

只是刚开始的难度系数略高,紫胤必须在一旁盯着,以免大弟子的生命安全出什么差错。

后来陵越都习惯了每个朔月晚上身上挂点彩。天墉城有清气镇着,加之紫胤的灵力,打不了几个时辰屠苏便能恢复神智。不过这种时候陵越通常也累得要命,有时便陪着屠苏在山洞里凑合睡一晚。

芙蕖便是见到了正凑合睡着的陵越。

 

还很好心地假装没看见偷偷往石台后面躲的屠苏。

TBC

从高中的小本本里翻出来的开头_(:зゝ∠)_可能前后画风不太一致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