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楚路】Something I Will Never Forget

原著向一发完结

时间大概在第二部之后

一个羞羞的事后⁄(⁄ ⁄•⁄ω⁄•⁄ ⁄)⁄

昨天刚看完龙族四,脑洞来源于看的时候“楚子航怎么什么事都跟路明非讲”的内心吐槽

ooc预警

浴室里传来清晰的水流声。

路明非从床上坐起来,隔着一层磨砂玻璃他能看到楚子航模糊的人影。师兄身材不错,肩宽腰细凹凸有致……这么一看还有点朦胧美……闭上眼睛仿佛能看到水流划过肌肉的线条……

路明非抖了一抖,瘫回床上,有点被自己恶心到了。

他有点累,不光是腰酸。心累。

北京的事就这么结束了,他们再留下修整几天就要回学院去,在那之前还是住在原来的酒店里。大半夜的芬格尔也不知道浪到哪里去了,就剩下他跟楚子航两个人。

不过正好。这种事情要是被芬格尔知道了估计他跟楚子航当晚就得上守夜人论坛头条,还是长期独占榜首的那种。

不过话说回来这算什么?两个失恋的人互舔伤口么?也不对啊,互舔伤口怎么就舔到床上去了?

他从前失意时只跟芬格尔喝过酒,自觉酒量还行。学院里深夜无人吃点宵夜喝点酒,两条败狗交流起失意的人生也分外亲切。

路明非从来没想过要泡芬格尔。同理,他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跟楚子航上床。

身上某个部位还有点疼……虽说师兄技术还是不错……不像是处男的样子……路明非一翻身把脑袋压在枕头底下,想把自己埋到地底下去。

他有点崩溃。

 

水声忽然停了。

“不盖被子么?”楚子航一手拿毛巾擦着头发,一手拿了桌上的遥控器关了空调:“当心着凉。”

“!”路明非陡然意识到自己还裸着,连忙转身一卷被子裹在身上,“我我我我习惯裸睡。”声音闷闷地从被子底下传出来。

楚子航失笑,走过去把他的脑袋从那层厚棉被里扒拉出来。手指不小心碰到了路明非的脸,路明非身子猛地一僵。

……靠。

楚子航好像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动作停在了半空。

一股难以言喻的尴尬弥漫开来。

靠!这不对啊,师兄你我今晚终于裸裎相对我刚刚破了十九年处男身,虽然方式和预想中的有点差异……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抽一支事后烟好好谈谈人生理想日后规划么!虽然我俩都不抽烟……或者你要是想假装这事儿没发生过我们也都洗过了赶紧睡吧!这种诡异的相对无言是怎么回事啊!要是就这么一直沉默到芬格尔一脚踹门进来捉奸就不好了……

他忽然感觉床往下沉了沉,楚子航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你在想什么?”

“胡思乱想。”路明非随口接了一句,随后感觉又要冷场,翻身说,“师兄我们……”正对上楚子航一双黄金瞳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后半句话忍不住咽到了肚子里。

楚子航保持着那个渗人的表情又看了他一会,无声地叹了口气:“别多想了,早点睡。”

……?

早点睡?师兄你怎么也是这个套路?接下来是不是还要说喜欢就买不行就分多喝热水重启试试?

然而路明非想起片刻之前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他跟楚子航是好兄弟不假,真正出生入死的那种,但也从没想过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想来最好的解决方式应该就是大家各自回自己床上睡一觉把什么事都忘了,睡醒当什么都没发生照样做兄弟。

但想想还是有点不甘心……平心而论他相信两个人都是清醒的,这床也不是上的心不甘情不愿吧,被睡了的好像也不是师兄你,干嘛一副受伤的样子呢?

“我靠!这TM是你说不多想就能不多想的?我俩喝多了一不小心滚到床上天一亮记忆清空?”路明非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胆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抓起枕头就朝楚子航扔过去,“今晚老子初-夜知不知道!”

枕头直直砸到楚子航脸上,他愣了愣,低着头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我也是。”

 

路明非一下就怂了。

 

/

 

路明非和楚子航促膝谈心也不是第一次,但是现在这么微妙的情形他还是觉得有点羞耻。

他俩正躺在一张床上。确切地说只有他躺着,楚子航靠着床头坐着,就差手里夹根烟。

说点什么呢……刚刚不好意思哈哈哈哈师兄你活不错看起来不像第一次啊哈哈哈哈……

楚子航多半会和上次在病房里一样面无表情地回他一句“我看书/片学习”。

想想更羞耻了。

“……抱歉。”一阵难熬的沉默之后,楚子航笑笑,“之前你跟我说了那么多事,总觉得也应该跟你说点什么,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路明非呼了口气,心说吓死老子了,你要是还说抱歉兄弟今晚师兄酒后失仪咱俩还是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早点睡吧……他也只好认了。

“没事啦……师兄你本来就是这个性格。本来你能听我瞎叨叨还帮了我那么多我已经挺高兴了。又不是初中小女生,还要交换秘密啊。”路明非背对着他,试图把脸埋进胸里面。

楚子航忽然动了。他靠过去,强行把路明非的脸扳过来,路明非猝不及防地转过身,楚子航微凉的嘴唇就贴上了他的。

BOOM——

路明非觉得他爆炸了。

 

好在楚子航很快放过了他,重新靠回床头恢复了面无表情:“我爸妈离过婚,你知道吧?”

????

喂喂兄台你这是什么套路?丢了一颗大炸弹过来然后开始自叙身世了?老子这儿还在小鹿乱撞啊呸忐忑不安呢你这是什么神转折啊?!

不过路明非还是配合地惊讶了一下:“好像听到过传闻,当时没怎么在意。”

“是真的。现在的那个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楚子航的声音还是没什么起伏,好像现在讲是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另一个人,“我生父没那么有钱,就一个给人开车的,没人在乎。后来他死了,也确实没什么人记得。”

路明非目瞪口呆地听着,从楚子航小时候的经历到那辆迈巴赫再到尼伯龙根和奥丁,刚开始听八卦的心全无。楚子航难得说那么多话,好像是用平静的口气给他详细剧透了一场好莱坞大片。路明非知道卡塞尔学院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故事,不过师兄这个……想必不止在整个校园里罕见。

不知怎么的,他隐隐有点不安。这个故事太过诡异离奇,哪怕他已经在这个全是疯子的学校里待了两年。

楚子航接触到了什么真相……这是把他带向另一扇门的起点,会不会也是他的终点呢?

路明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什么鬼!什么起点终点的,像是小魔鬼说出来的话,他跟师兄春宵一刻完了情正浓,想什么晦气的!

然而他耳边似乎真的听到了某人的轻笑声,带着淡淡的不屑。

 

 

 

 

 

    

    

    

 

路明非睁开眼睛。

窗外一盏盏路灯快速后退。他们在高速公路上,他跟芬格尔轮流开车,刚刚他逮着空隙在副驾驶座上打了个盹。

路明非挪了挪身子,发现身上盖了件外套。

……芬格尔这人有时候还挺细心的。

“呦,师弟你总算醒了。”芬格尔双眼直视前方,看都没看他一眼,“做什么春梦了,你跟你那个幻想中的楚师兄好像还挺恩爱的?”

路明非悚然一惊,心道这下不妙,不会是说了什么梦话吧?照现在的情形……要是废柴师兄以为他幻想出一个楚子航来跟自己谈恋爱……他搞不好真的会被送进精神病院:“我说什么了?”

芬格尔诡秘地一笑:“你忘啦师弟?你刚刚在梦里大喊你那牛逼师兄的名字,‘师兄不要死’!‘师兄我想你’!要多深情有多深情!我都被你们感动啦!既然你们情深至此我也更加坚定了帮你把他找回来的决心!”说到动情处还忍不住动手比划起来。

“我靠你看车啊!我们还在高速上!”路明非被他吓了一跳,也知道他在开他玩笑了,一时气急还是把身上的衣服扔了回去。

“喂!挡我脸了还怎么开车!”芬格尔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扒拉下来,又手忙脚乱地正回方向盘,“我们都跨越千山万水了,要是死于车祸也太丢人了吧!”

“怪谁啊?!”

 

 

车厢里很快又安静下来。路明非回头看了看,诺诺还在后排昏迷着,芬格尔给她下了安眠药。小巫女也就睡着的时候那么安静那么人畜无害。路明非有点担心她醒了以后该怎么折腾他们两个。

说来……那天楚子航的确跟他讲了不少事情,比其他任何时候都多。其实楚子航也不总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路明非回忆起他讲述如何开着迈巴赫从神之领域逃脱的时候,那种眼神,大概就叫做悔恨。

你那时候怎么就一个人逃出来了呢?不敢回头,把那个人留在身后,像个懦夫。

有的错误一旦发生,就再也无从弥补。

那时候路明非忽然有点怨恨自己怎么没有早一点认识他呢,在楚子航还没有背负这么多之前。随后又想起,自己认识他了又怎么样?他是条废柴,楚子航这种人,就是多少心事也要默默藏在心里的,他路明非一条废柴何德何能去跟楚子航分担?

天快亮的时候路明非大概是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时候最后那点还没听清,现在想来也有些后悔。

他想听他讲的时候,人都不见了。

 

 

 

 

 

2010年秋天,北京。

窗帘后面隐隐透出微光,天快亮了。

楚子航看了看身边躺着的人。路明非已经睡得很熟了——任谁被这么折腾也会疲惫不堪的。

楚子航从路明非床上下来,站在他身边犹豫了一会儿,在他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他不擅长做这种温柔的,情人之间的事,动作有点笨拙。

芬格尔还没有回来。楚子航回到旁边自己的床上躺下,闭上眼睛。

他给路明非讲了那么多事,几乎是他的这半生。

也不知道路明非能记住多久……说不定醒过来就全忘了。

 

楚子航照惯例做了一遍睡前的功课,大概是刚刚对人倾诉过的关系,那些片段回忆起来无比流畅,记忆的海洋要把人吞没。

今天之后,要回忆的事又多了一件。

人的大脑是块容易消磁的破硬盘。他把重要的记忆每天读取一次。

在死去之前,永远不要忘记。

end

听说lft新版app丑哭

还好我没更新,蛤蛤

评论 ( 18 )
热度 ( 114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