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三分钟热度,爬墙飞快,写文随缘但超甜。微博@赤雎
雷语c

【带卡】小城大事

小城大事

 

原作四战后带土回到暗部卡时期,大土小卡

 

 

 

卡卡西睁开眼睛。

疼痛通过神经一路传递到大脑,提醒他他还活着这个事实。卡卡西艰难地坐起来,周围光线昏暗,身下的石头坚硬硌人,有人在上面铺了些巨大的植物叶子给他垫着,勉强能让他舒服些。

门关着,没有窗,没有别人。这是个简陋的木屋——实在是很简陋,徒有四壁和屋顶遮风挡雨罢了,地面依然是山石,也不见有其他家具。卡卡西大致确认了一下周围情形,试图站起来离开,还未到门前便腿一软跌倒——他身上发热,脑袋也涨得发痛,之前的战斗中写轮眼使用过度导致如今他身上的查克拉所剩无几。

门在这时候突然被打开,高大的人影挡住了外面射入的光线:“你醒——诶?”

那人快步上前来,抱起他回去躺好。他动作轻柔,双方的体格差也让对方的这个动作看起来毫不费力,卡卡西莫名觉得有些屈辱,尽管他尚且是个半大少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发育的空间。

“别乱动……你发烧了。”男人说。他穿了件紫色长袍,脸上扣着一个怪异的面具,声音低沉嘶哑。综合以上,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像是什么不太好的成人小说开头,但卡卡西莫名觉得他有些熟悉,可翻检遍迄今为止的所有记忆,也从未有过这个人。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卡卡西警惕地问,他伸手在附近摸了摸,没有找到随身的长刀和忍具包。如果对方是敌人,那么他如今手无寸铁的处境可谓十分危急。

男人却不像他以为的那样从容,听到这个问题后似乎是愣了一下,挠了挠头,犹犹豫豫地开口:“我……我不是谁,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在这里……”

卡卡西闻言也怔住了,男人接着说:“非要说的话可能是想见你就……见到了吧。不用在意,反正你很快也会忘记的,就当是感谢命运吧。”

一番话听得卡卡西莫名其妙,不过男人随后就取出一些药草,开始拆他身上的绷带给他换药。他刚才不在这间屋子里,难道是出去为他寻找伤药了么?

“好啦,把这个吃了,再休息一会,应该可以退烧了。”男人动作利索地替他重新缠好纱布,半跪在他身边,探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口气轻松,“抱歉,这里有点简陋,毕竟我身上的查克拉也不多了……”

最后一句话落在卡卡西耳朵里轻得像是呢喃。他给的药大概是有什么催眠的副作用,卡卡西感觉意识在渐渐远去,昏昏沉沉地想,好了,他这下可算是落在别人手里了。无论打扮还是言谈举止都那么可疑的人,他怎么轻易就相信了呢?

 

 

 

他第二次醒过来时依然在原地。

卡卡西有些不明白了。他的体力恢复不少,头也没那么疼了,他试着凝聚身上的查克拉;如果现在和那男人硬碰硬的话也不是没可能逃出去……可屋里依然没有人。

食物的味道透过门缝飘进来,饥饿促使他走过去把它推开(门没有锁,虽然拆房子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这个敌人依然大意到让他觉得不可思议),门外架着个孤零零的火堆,上面正烤着……呃,某种鱼类。

他凑上去仔细看了看,这条鱼有一半是焦黑的,靠近头尾的鳞片还没刮干净,透过被撕开的胸腹还能看见里面没有掏出来的内脏。

他大概是露出了一个相当一言难尽的表情,身边有人低咳一声:“我现在可能不太擅长做这些……你要吃吗?”

这声音把他吓了一跳,卡卡西后退半步,紫袍男人就坐在一边,似乎对他的行为有些不解:“怎么了?”

“……”卡卡西平复了一下心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在这边的……”

男人歪了歪头,更加疑惑了:“我一直都在啊……你刚才没看见?”

卡卡西摇了摇头。

男人低头思考了一会儿:“这样啊……是正常的吧,毕竟本来就是偷来的时间……”

正常?卡卡西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理解眼前的人,不过他看上去确实不像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敌人。男人没有解释他的话,只是问:“你饿不饿?这个不能吃的话我还找了一些浆果。”

卡卡西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捡起一颗红色的果子放进嘴里。

“你是住在这里吗?”他若无其事地发问。这附近荒无人烟,唯独一座简陋的木屋,是恐怖电影的绝佳场景。

“不,我也只是个过路人。”男人只看着他吃东西,自己什么也没有动,“至于那个嘛……就当时用来迎接你的吧。”

火焰灼烧着里面的木枝,发出噼噼剥剥的声响,给二人提供热源。零星的火花溅到外面,只一闪就迅速熄灭。卡卡西问:“我是不是认识你?”

男人没有说话。沉默在他们当中蔓延,卡卡西不知哪里来的胆子,接着说:“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

可他伸出去的手却受到了阻力,男人在他触碰到那个面具的时候握住了他的手腕:“……别看了。”他试图开个玩笑来缓和气氛,“哪有你好看。”

 

 

 “你要走。”男人托着下巴,看他收拾那堆火的残余。

卡卡西点了点头:“任务完成了,我要尽快回去复命。忍者一定要守时啊。”

“忍者……为什么要做忍者呢?”

卡卡西想了想:“因为要做所以就做了吧,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不过现在要说的话,为了保护同伴,还是做忍者比较好。”他低下头,轻声说,“虽然一开始想要保护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他回过身去,男人正仰着脸看他——太奇怪了,那明明只是一张面具,他竟然能从中看到一丝低落的情绪,这让卡卡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这几天……谢谢你照顾。”

“……不用谢我。”

“哦还有这些……你的刀和忍具什么的,还给你。”

卡卡西不明白男人是从什么地方掏出这些东西的,事实上他已经放弃探究这个人身上的谜团了。他清点了一下任务卷轴,倒是一个不少。“我没有看过哦。”男人在旁边补充。

“……你这样说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

卡卡西听到面具下面沉闷的低笑:“是真的呀。”

“……”

“……”

“不多留一会吗……”男人沉默了一会,好像把这话说出口让他很不安似的,“再……多留一会吧?”

……

以受伤为借口的话,即便是略微超出规定的时间回去,也应该会被原谅的吧?

 

 

 

卡卡西第三次醒过来,四周夜色沉沉。

他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紫袍男人的踪影,他们相处的那短短几日里他时常突然消失不见,这种时候卡卡西往往只需要说一句“我看不见你了”,然后等着他重新出现就好了。可现在周围不过是一片荒原,没有人影,没有木屋,也没有火堆的灰烬。

不,周围没有任何第二人存在的痕迹,卡卡西反复搜索了几次,只能得出这个结论,那个男人说不定只是他的一场梦,他在任务里受了伤,伤痛和疲惫常常容易导致梦境混乱不堪。而现在那些记忆的残余也在迅速消逝,他越是回想,就越是忘记。

卡卡西活动了一下身体,受伤的部分已经止血包扎过,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他已经完成了任务,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返回村子。他抬头,今夜天气晴朗,没有月亮,墨蓝色的夜幕上挂满了星子,他只要顺着星星指引的方向就能回去。

忽然有夜风拂动他的额发,这个时节本应还很冷,可风竟然是微暖的,只不过里面是夹了沙子吗?刺激他的眼睛一下子涌出泪水来。

大概是某种错觉,仿佛什么人穿过重重光阴来给了他一个吻,无奈又极尽温柔。

卡卡西在风里愣了几秒,随后迅速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他用力眨了眨眼睛,逼着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倒流回去。离木叶已经不远了,他在满天星光下奔跑起来,几个起落便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End

 

 

 

1个快速短打,有些内容就不展开写了,脑洞来源是标题这首歌

 

↓↓↓

吻下来 豁出去

这吻别似覆水

再来也许要天上团聚

再回头 你不许

如曾经不登对

你何以双眼好像流泪

 

 

 

听什么情歌都像我cp【】以及我真的很想看大土搞小卡【被抓


评论 ( 7 )
热度 ( 40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