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三分钟热度,爬墙飞快,写文随缘但超甜。
常年冷逆,等人唠嗑
微博@赤雎
雷语c
请不要转发文章

【柳杨】试刀

试刀

 

柳惊涛×杨青月

 

AU,一个有点清奇的脑洞,都是私设,仙侠情缘三,有失忆梗

去年(……)的脑洞了突然在文件夹里翻到,稍微补一点

 

 

 

 

西山经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

 

0.

 

他听到琴声。

 

春日里细雨不绝,淅淅沥沥落在翠绿的竹叶上。空气中笼着一层迷蒙的烟霭,那琴音也混在雨里,原本苍然的声音缠绵得有些模糊。

柳惊涛忘了他在这园子里绕了多久,他大约是迷了路,这座陌生的庭院大到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自干燥寒冷的北方一路赶来,还不大习惯江南四季里一身蒙蒙的湿气。雨水打在伞面上,小竹林里有股好闻的植物清香。他沿着琴声的方向一路信步,再转过一个弯,就看到了那座亭子。

八角亭檐角挂着雨帘如织,琴师坐在石凳上,低头慢悠悠地拨弦。柳惊涛一路听来,他弹的是首秋风词,信手拈来,曲调宁静悠远,如怨如慕。

柳惊涛停了脚步远远看着。琴师身形瘦削,一身青衣青冠,穿得像是雨中一株瘦竹。不知怎么,分明素不相识,那几分清冷气度竟是让他不敢再向前接近。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对方很快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停了手抬起头。隔着雨幕,柳惊涛看不清那张脸,琴师似乎对他的出现并不意外,冲他点头致意。

柳惊涛亦微微低头还礼。这场面在旁人看来大约有些荒唐,一个刀客,一个琴师,素昧平生的两个人隔着这场雨对望,柳惊涛心里却泛起一种微妙的错觉——

 

 “这位侠士……?”身后忽然有人喊他。柳惊涛转过身,小厮弓着腰在他身后,拿手遮挡着头顶的雨,“侠士是来扬刀大会的吧?怕是走错了,正厅在那边,一会就开席了。小的给您带路?”

“……好。”柳惊涛迟疑点头,便转身跟随他往另一个方向走。

走出没几步,小厮絮絮叨叨地在他耳边说个没完,方讲起这庭院的布局和庄子来历,没一会又开始抱怨起天气来。昨日分明还是晴空万里,今日天色却阴沉沉的,从清晨起雨便未停过,不是什么饮宴的好时候。

柳惊涛没说话,在离开那小径时回头看了一眼,翠竹摇曳,亭子里已空无一人。

 

 

1.

外面光线不好,连带着大厅里也有些昏暗,两侧一路都摆着铁质的精致烛台,上面的红烛被点亮,火光微微跃动。柳惊涛入座时厅中已人满为患。宾客中既有有头有脸的世家望族,也多的是三教九流的江湖客,柳惊涛穿得简朴,背了个看起来很是沉重的包袱,看形状是把大刀。小厮只当他也是被邀来的江湖高手,检查过了请帖,引他坐在下首众多客人之中。

他来时宴席方开,众人举杯共贺此间主人得一举世奇刀。有婢女来斟酒,陈年的娆春,他很久没尝过这种味道了,绵密醇厚的辛辣滚过舌尖,一路跌落到腹中。

柳惊涛按了按额角,他近来记性很不好,倒是还记得自己此来是为了什么。新亭侯现世的消息一出,人人都起了心思。三国名将张飞的佩刀,刀下斩得头颅无数,千年后仍不失锋刃。传闻此刀锻造时曾经一方士之手,杀业愈多,愈发激其凶性,封印了无数凶戾刀魂,得之自可精进刀法,一日千里。也有人说刀中魂魄会附在刀主身上,夺其神智,是把不折不扣的凶兵。宝刀失却踪迹近百年后重现江湖,难免惹人疑心与觊觎。

刀的新主对此却丝毫不在意,反倒广撒英雄帖,要开扬刀大会,拿它作个彩头,以武会友,赢家自可夺了刀去。

刀剑说话,是江湖人一贯的规矩。只是扬刀大会是三百年前霸刀山庄正鼎盛时所开,时至今日原主也没落许久了,就连其后兴起的藏剑山庄,如今也早已烟消云散,不由叫人叹一句时移世易,也猜测起这一代江湖新秀,莫不将是这新得了刀的江南韦氏。

 

不多时厅内便响起丝竹管弦,三日后扬刀大会方正式召开,今日既宾客云集,何妨宾主尽欢。

座旁之人推杯换盏,言谈间无不是对新亭侯来历的揣测与将上论剑台的跃然。柳惊涛只默然饮酒,仔细打量坐在上首的韦氏家主。

韦氏本门以剑术见长,韦郁未至而立便承了家主之位,可称一句年少有为。观他言谈举止,也确是一副长袖善舞模样。

他身后的刀架上正摆着那把叫人眼红的刀,刀柄到背上盘着繁复的纹样,刀身硕大,泛着蓝莹莹的光。周围四角各立了一个高大的护卫,都是名家出身,寸步不离。自消息传出后宅子里不知遭了多少回贼,想来这位家主也不得不草木皆兵起来。

“这位侠士看着眼生。”身边有人忽然道,“不知师从何门何派?”

柳惊涛侧头看去,是个穿缁衣的年轻人,举杯冲他笑道:“在下蜀中青城派韩尧。”

青瓷的酒盏在手中转了一圈,柳惊涛垂眸,缓缓说:“河朔柳氏门下。”并不言及姓名。

对方一愣,像是思考了一会儿,再开口时依然有些疑惑:“恕愚弟见识浅薄,竟是未曾听闻。不过兄能接到这邀请,想必亦是有几分本领。”他注意到柳惊涛的包袱,又提起些兴致来,半开玩笑般道,“兄台这武器看起来是同那新亭侯一路,想必定是要为了这彩头争个头破血流了。”

柳惊涛笑了笑,没有回答。

 

没人比他更想要这把刀。

 

宴至酣时,乐声听得人昏昏欲睡。眼前烛火跃动,隔着帘幕柳惊涛忽然看见了他,是八角亭里的那个青衣琴师。

柳惊涛一顿。

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这世间诸多人事于他全然陌生,唯独今日遇见的这个人,雾里看花,却似乎是多少年前就见过。一袭青衣携着他失却了的记忆海潮般涌来,又被什么统统拒之门外。

莫非真是有什么前世因缘么?

柳惊涛摇了摇头,想起早些时候那曲秋风词。可他现下也不过是隐在帘幕后弹奏些靡靡之音而已。

 

烛火忽然齐齐一晃,火焰从中分为两截,又迅速恢复原状,像是有人挥着极薄的刀锋一斩。

柳惊涛搁下手里的酒杯。

迟了。

 

弦音忽疾如骤雨。

————————————————————————

好了下面是不完整的设定

长歌门是隐居在千岛湖的仙门,亲族祖上是西王母的青鸾()霸刀是人间的武林门派,柳惊涛还小的时候路过千岛湖救下了被人打伤的杨青月(还是一只幼鸟),养了一阵子放走了。几年后行走江湖偶遇了一个青衣书生,抚音作刀,一手七弦弹得妙极。

其实并不是偶遇()然后谈了一段()当然后来柳知道杨不是人,两人的分歧始于新亭侯。(设定)新亭侯确实是妖刀,戾气过重,反噬其主,历任刀主最后都死于自己的刀下。杨青月送了他一根自己的尾羽,可以保他神智清明不受其害,然而毕竟只能压制,最好的办法还是不要再动刀了。

顺便送尾羽在他族中有求婚的意思,但是他没告诉他。因为送的时候柳惊涛说他要和别人成亲了。(我可太喜欢这盆狗血了)

然而毕竟cw确实比较强。霸刀日渐没落,乱世烽火中要保全自身中兴家族,柳惊涛不能放弃它,并且不想让杨青月掺和人间是非。在他看来杨青月一只变种凤凰,本该不染凡尘,生生被他拖进来,也总要回去的,人间相伴几年已经是难得的福分。

然后分了。

柳惊涛死时那片尾羽终于失去了所有的颜色。他魂魄的一部分也被封印在刀里,杨青月多方面考虑决定守着新亭侯,不让它再度出世,于是在刀塚里相伴沉睡了几百年,也算死同穴。直到后来一窝盗墓的偷走了刀,却被惊醒的青鸟所伤损失惨重,剩下一个人带着刀逃出去,没有带走刀鞘。

柳惊涛魂魄曾受青鸾羽庇佑,比较稳固。被封入刀中沉睡,如今是被惊醒的刀魂凝成实体,一半魂魄在刀刃里,所以失忆,直觉传闻中的新亭候对自己很重要所以要得到。杨青月也是为了拿回刀重返江南,两人重逢。

应该不会有完整的,想到了可能写几个片段

评论 ( 2 )
热度 ( 9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