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三分钟热度,爬墙飞快,写文随缘但超甜。微博@赤雎
雷语c

【带卡】初恋这件小事

 

原作战后,无脑傻白甜,全员复活设定

 

1

初恋是南贺川旁第一片落下的樱花。

骗人的。十三岁的宇智波带土单纯的脑袋想不出这样矫饰不通的话语,大概又是他从什么地摊青春文学里看来自我陶醉的。他一心一意专注于对同队小姑娘幼稚的暗恋,热衷于在她面前表现些什么来展示自己的魅力,哪怕那些拙劣的表演多半以失败告终也仍乐此不疲。

旗木卡卡西十二岁上顿悟了他喜欢宇智波带土这个事实。初恋。这念头刚冒出来的时候如黑夜里一蓬烟火,炸得少年精英满脑子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吊车尾有什么好,要从前的他,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的。哪有忍者像他那样?软弱,无能,还是个哭包。卡卡西从不吝于在带土面前逞口舌之利,在变得更为孤僻之前,他表现像所有骄傲的优等生一样——仅仅在宇智波带土面前。他从小对外一副高冷面貌,却总是轻易在带土挑衅下被激起怒火。少年人精力都旺盛得不得了,他们相处的几乎每一秒不是在掐架就是在掐架边缘试探。

那不是真的。卡卡西跪在地上想。眼前的带土还在努力从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声音,可每个字都伴随着嘴里溢出来的血沫。卡卡西头一回感到恐惧,恐怕比濒死的带土本人更甚。

那不是真的,我其实……

他说背弃同伴的人是废物中的废物。早些时候卡卡西咂摸着带土那几句话,还没回过味儿来。现在“喜欢”这两个字同巨石一块儿砸下来,明确得让他心惊,又快得让人无所适从。他刚意识到就已经失去。第一片落下的樱花,那么盛开的时间还真是短暂啊。卡卡西花了十八年吊唁自己早夭的初恋,对着石碑上一行冰冷的名字,六个音节,青涩的喜欢在无数个辗转的夜里一点一点生根发芽,吮吸着他的血肉。

其实那里什么都没有,一个空空的墓穴,他(尚未来得及表白)的小情人早已在千里外的泥土下面没有了生机。

 

 

——然而俗话说世事无常,这种事情,谁能料到呢。

 

 

2

“哎呀,天气真好呢……”白发忍者翻了个身,懒洋洋地把手放在眼睛前,略挡住透过窗户的阳光,金色的光斑穿过头发的阴影,停留在他脸上。

“这不是你翘班的理由啊六代目大人。”宇智波带土站在床前,继拉开窗帘之后又毫不留情地去扯他的被子,“快点起床啦,会迟到的。”

迟到就迟到吧……卡卡西朦朦胧胧地想,谁敢扣他工资不成?

“怎么会这样啊……你从前不是很勤快的人吗?”他听到带土在他上方很伤脑筋地吐槽。

“因为我已经是个大叔了啊!再像年轻人那样拼命会死掉的……”刚刚走马上任不久的六代目火影闭着眼睛尽力同那双扯走被单的手角力了一会儿,还是拗不过昔日同窗的强硬,不情不愿地坐起来——那双死鱼眼下面挂着大大的黑眼圈,看起来还是怪可怜的。

“真的很辛苦诶,至少看在同窗之情的份上要多怜爱我啊带土。”他可怜兮兮地说。

带土翻了个白眼,在最初的同居生活之后他已经完全适应了卡卡西如今的性格转变,尽管还是拿卡卡西偶尔的撒娇没办法,但他是个有原则的人。

“好吧,五分钟。”

卡卡西在倒回床上的那一秒已经睡着了。

 

等听到卡卡西趿拉着拖鞋慢吞吞下楼的声音的时候,带土甚至已经吃完了自己那份早餐。

……不知道为什么,在明白“迟到”已经是注定无法改变的事之后,反而能迅速地接受事实并且冷静下来呢。

“今天有和顾问的会议哦。”在卡卡西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收拾好桌子之后,带土用很平常的语气贴心地提醒。

“嗯。”卡卡西漫不经心地回应,“是什么时候?”

“大概三十分钟之前。”

“……”

 

神威再好用,也逆转不了时间。反正带土照样要陪他挨顾问的白眼。卡卡西费力思索,火影这种苦差事,当初自己是为了什么答应他的来着。

 

 

3

“我曾经是多么爱您啊,这段恋爱如同南贺川旁落下的第一片樱花,美丽至极,却转瞬即逝。”

卡卡西终于翻到了这句话的出处,果然是本烂俗的爱情小说。从暗部转出后这些青春文学给他带来了极大慰藉。在渐渐从阴影里走出来后,卡卡西的生活如今正往另一种危险的边缘倾斜——他似乎正在提前进化为一个慵懒的中年大叔。

卡卡西在昏黄的灯光下读完了整本小说,男主角最终和冒险途中遇到的姑娘双宿双飞,在此之前他也终于替从前的自己向幼年时暗恋过的青梅竹马表白了心意。俗套的开头,过程和结局,Happy ending。

真是美好啊,爱过的人还能好好地站在面前接受表白。这样的感情,哪怕最初的悸动已经消失了,留下的也依然是能让人想起来就微笑的心情吧。

卡卡西合上书,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了白色。初春还是有一点冷啊。

 

带土打了个喷嚏。

这个国度的雨永远不会止歇。带土有点难受。他身上还湿漉漉的,潮气和寒气一起顺着衣领往里钻。

哪怕是如今长成了强大的忍者也还是逃不过感冒吗……

他回过头,晓名义上的首领和他的女性同伴沉默地站在雨里,雨水冲刷着地上的血迹,他们的敌人安静地躺在故乡的土地上。

世上的悲剧是否都有其相似之处。他想起琳死去的那一天,似乎也是这样大的雨,他浑身都湿透了……不对。

带土捂住额头。那不是雨。是血。红色的血,铺天盖地,浸透双手,没过脚踝。琳躺在他怀里,卡卡西……卡卡西倒在地上。他看到那头白发有一小半浸泡在血池中,他也伤痕累累。

卡卡西。

 

这个带着几分宿命意味的悲剧性场景此后无数次出现在他梦境里,好像是在一遍遍加固他对这个世界的恨意。宇智波带土的命运在这一夜之后彻底被劈为两截,一个孩子死去只需要一瞬间。有一天傍晚木叶天边晚霞红得像血,在卡卡西离去后他从藏身的树丛出来。墓碑就只是墓碑而已。那下面不是他,不是琳,不是任何一个曾经真实欢笑哭泣过的生命。

有一刹那他的愤怒几乎要喷薄而出。与卡卡西不同,宇智波带土向来不是压抑自己的人,他扔掉了卡卡西的“心意”,那几支百合在空中无力地划过一道弧线,静静落在地上。

何必为虚假之物悼念?

 

 

4

新旧交替加上战后重建,的确是要更忙碌些。到冬天快要过去的时候,卡卡西终于能结束昏天黑地的工作,顺从心意给自己放个假了。在几周连轴转之后他好歹能暂时忘记一切好好地睡上一觉,带土前一天傍晚路过他房间的时候他躺在床上,到第二天晚上他还在,要不是中途变了几次睡姿,带土几乎要以为他已经死在那儿了。

“唔,醒过来反而觉得头有点痛呢……”

“你睡了有差不多一整天了。”带土给他倒了一杯温水,看着卡卡西把它全部喝下去,“不头痛才奇怪。”

“真是年纪大了啊……”卡卡西像所有老年人一样双手抱着那个马克杯,感叹。

“才三十岁,并没有很老啊,说起来你还比我小一年呢。”带土说,“好啦,不要自怨自艾了,晚饭要冷掉了。”

“啊,这是在夸我吗?还给我做饭诶,好感动。”卡卡西眯起眼睛,夸张地说。

“……才没有夸你啊!你那是什么语气!”宇智波带土看上去像是一下子被人踩了尾巴,凶巴巴地说:“快点起来吃饭!”

 

食物上面还蒸腾着热气。窗外已经完全黑了下去,卡卡西看了一眼时钟,的确早已过了平时吃饭的时间,带土没有叫醒他,那么是把饭菜热过好几次等着他睡醒吗?

“其实用不着这么费心啊。”卡卡西咬着筷子,含含糊糊地说。

他的同居人一脸不耐烦:“闭嘴,那么下次你就吃冷的好了。”

“最好是不要有下次啦,我可不想做第一个过劳死的影……”

 

吃过饭之后带土理所当然地把收拾碗筷的工作推给了卡卡西。等卡卡西擦干了手从厨房出来,看到带土正坐在桌边阅读他心爱的亲热天堂豪华典藏版,看架势相当专注。

带土刚发现那一叠小说的时候相当震惊。十八年后他发现自己对卡卡西的了解其实仅限于12岁以前和分开后屈指可数的几次暗中观察。原来他的人设还包含这个部分的吗?不过带土在试着阅读了几页之后便迅速沉迷其中,程度简直要超过它们的所有者本人。

卡卡西发现在这方面带土仍保持了少年时的某些特质。他甚至要感谢它们,在最初那阵子让他们两人独处时能合情合理地陷入沉默里,免于不必要又尴尬的交谈。

他抬手抚摸了一下左眼。来自眼前人的馈赠还安稳地待在他的眼眶里,他习惯闭着那只眼睛,多多少少能减少些无用的查克拉消耗。

带土注意到了,于是他合上书凑近卡卡西,看起来有点担忧:“是不舒服吗?果然还是有点使用过度了吧?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

太近了。卡卡西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不,只是习惯,可能是太累了吧。”

 

他又被赶回去睡觉了。

 

 

5

宇智波带土,年过而立,从呱呱坠地起单身至今,到如今方迟钝地发觉自己似乎和小学同学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境地之中。

同居而已,根本不算什么。他对自己说,以他和卡卡西如今的立场,这种监视和被监视的关系完全是必要且合理的。况且他目前的确没有地方可去。

“具体的解决方案还在跟顾问协商,目前暂时决定由我来监管你,谁让我们的眼睛是一对呢。”卡卡西当时是这样转达的,“对了,村子重建的费用要算在你头上哦,带土。”

“……”

是的,除却同居,他们目前还是同事兼上下级关系。幸得六代目收留,否则以他在暗部(相对巨大的欠款数额而言)微薄的工资在扣去每月的还款后怕是要餐风饮露,天为盖地为床。

最初的时候,这种日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生活只让他怀念起从前漂泊的日子。当时的带土尚未从战争的余音中缓过来。做好准备牺牲的人却没有按照预计的死掉不是很尴尬吗?假如他当时就死去,现在就该是皆大欢喜的美满结局。而如今的他该如何面对卡卡西,宇智波带土在决定面对这个问题之前选择了逃避。啊,他居然还是六代目的护卫,就不能安排什么几千公里外的出差让他们尽量不要再见面吗!

……抱怨归抱怨,一段时间后带土发现自己迅速进入了角色——是指卡卡西的管家或者保姆之类的角色。他对卡卡西散漫的个人生活有些忿忿,是做了火影之后变得不会照顾自己了,还是一直以来就是如此呢?而卡卡西对他的多番指责一律报以敷衍的无辜态度,虚心接受屡教不改。

带土又能怎么办呢,说到底害卡卡西忙碌的诸多原因,追根溯源还要归结在他身上,始作俑者多少还对此抱有些愧疚。

 

除了压在身上的债务,生活平静到过于美好了。某日傍晚他系着围裙做晚饭的时候忽然觉得一切虚假到令人发笑,宇智波带土,在卡卡西的厨房里,给他做饭?

这个想法来得突然,却像是洪水冲刷过他的大脑。有一瞬间他觉得该不会无限月读已经完成了吧。带土走出去,卡卡西正斜靠在沙发上打盹,一只手枕在脑袋后面,带土拥抱他的力度过于大了,因此他醒了过来,胸口放着的那本书滑落到地上。

“唔……怎么了带土?”卡卡西迷惑地说。

“……”

带土犹豫了,他不确定是不是该如实说出刚才那一掠而过的念头。卡卡西盯着他的眼睛,表情明显比平日里认真得多。这个话题不应该在他们之前提起,卡卡西大概会把它视作又一个危险的征兆吧?

就当他在发神经好了。“没什么。”带土说。他想站起来,这时候卡卡西拉住了他。

 

 

宇智波带土,年过而立,从呱呱坠地起单身至今,就在刚才,失去了他的初吻。

 

 

6

“诶?樱花吗……”

“是鸣人提的。”卡卡西说,“最近正好是花期嘛,佐助也恰好回来,是想搞个七班聚会吧?一起去看樱花什么的。”

“真难得,那小子居然能想出拉面馆以外的聚会地点吗……等等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原本的提议的确是一乐啦,不过被小樱严词否决了。”卡卡西托着下巴,坐在厚厚的两叠公文之间,“女孩子还是喜欢富有浪漫气息的约会啊。”

“说的也是。”他的直属暗部无礼地坐在办公桌上,怜悯地看他批阅这些永远批不完的文件,“真是令人感动的同学会。但是依然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我们也是同学嘛。”六代目对他眨眨眼,“好吧,我只是想邀请你一起而已……当然,不想去也没关系。”他贴心地补充。

御神袍裹得他浑身发热,卡卡西的手心沁出了一层薄汗。冷静。他对自己说,你早已不是十二岁的小男孩了。啊,说来带土当年面对女孩子的时候也会像他现在一样紧张吗?

 

戴着面具的暗部歪头看了看他:“啊啦,难道说火影大人是在邀请人家约会吗?”

他从桌上跳下来,状似开心地在原地转了个圈,“那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啦。”

 

 

7

今年的樱花比往年开得早,从远处看去像是一大片浅粉色的云,下面簇拥着挤挤挨挨的各色人头。摆摊的小贩正在热情地招呼顾客,叫卖声此起彼伏。

“……我说啊,木叶的无业游民数量已经有这么多了吗?”第三次险些在被人流冲散之后带土不得不伸手牵住了卡卡西,“全都这么闲吗,失业率过高了吧!”

“是因为晚上有祭典啦,大家都出来玩了嘛。”鸣人大声反驳,“带土你不要乱说,卡卡西老师做火影可是相当敬业的!嘛当然我将来一定会比他强就是了!”

卡卡西的事我当然比你清楚啊!带土在心里说,而且你现在挂在佐助身上的样子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小樱苦恼地说,“说起来自从战争结束以后村子里很多地方都沦为公共旅游景点了啊,总是有其他国家的人过来。虽说卡卡西老师这种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想法可以理解——”她又被身边的路人撞了一下,“啊!真是太没有礼貌了竟然连道歉都没有——但这样不就少了很多情调吗!反倒是本地人没法好好享受了啊。”

“……”卡卡西讪讪挠头。

佐助看上去完全不想搭理他们。被身边的人推搡到后他身上的杀气迅速实体化,对方立刻战战兢兢地道了歉。这种闲人退散否则就死的气息甚至在他身前开出了一小块相对空旷的区域。

“有点可怕哦,佐助君。”佐井挂着苍白的微笑说道。

“啊那个,我们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呢……前辈……”大和尴尬地开始打圆场。

“……”

 

 

8

带土抬头望去,暗下来的天空很快就能看到闪烁的繁星和半弯明月。他又走回了河边,这个时间人群集中在祭典的位置,只不过隔了差不多半条街的距离,这里就已经完全安静得像是另一个世界了。

“看清楚了吗?月亮不是红的哦。”卡卡西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他身边,“你好像真的不太会应付这种场面啊。”

“……不,只是人太多了很吵。”带土扶着额头,“你的学生怎么长成那样了,灌起酒来简直……”

“啊,关于这个要谢谢你替我挡了那么多杯呢。”卡卡西坐到他身边,心说,他们可是已经要把心怀不轨四个字写在脸上了,“可以的话不要吐在我身上……”

“你烦死了,那就走开啊。”

“可是你昏过去的话我还不是要带你回家吗,来来去去太麻烦了。”卡卡西递给他一瓶水,“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

“……”

 

“……好看吗?”过了一会,像是终于忍受不了沉默的气氛,卡卡西艰难地开口。

“诶?樱花吗?”带土想了想。其实因为人太多的缘故,他们在白天根本没有条件好好欣赏花开,到后来反倒是祭典上的零食和游戏更吸引注意力。

“以前在其他国家的时候,看到过比这要美丽千百倍的景色。”带土说,“但是却没有一天像今天一样开心——这个答案满意吗?”

“什么啊,原来是说来哄我的吗。”卡卡西漫不经心地说,“还高兴了一下呢。”

“……骗你的。”带土慢慢喝完了水,说,“真的很开心。”

“你说话怎么一点逻辑都没有的。”

“你知道你正在变回小时候最让人讨厌的样子吗?”

“怎么,又被你讨厌了?那还真是抱歉啊。”

“不讨厌。我喜欢你。”

“你喝醉了吗?”

“闭嘴,我的酒量才没有那么差。”

宇智波带土剥了一颗糖塞进嘴里,捧住卡卡西的脸,开始耐心地吻他。卡卡西伸手替他拂去了掉在他衣服上的花瓣,然后闭上眼睛。

银白色的月光冷冷地洒在他们的头发上。这么一看卡卡西长得真是漂亮啊。带土想。但是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他隐秘的、从未宣之于口的初恋。

 

End

 

写到后面完全跑偏了啊【狂抓头发



评论 ( 13 )
热度 ( 140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