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三分钟热度,爬墙飞快,写文随缘但超甜。
常年冷逆,等人唠嗑
微博@赤雎
雷语c
请不要转发文章

【剑三/侠肝义胆沈剑心】焚琴

 

沈剑心×叶英,xjb编

 

 

船行至杭州的前一夜,我又溜了。

之所以说又,皆因我离开长安,也是用溜的。

唉,成名之后方知做大侠也是有代价的。李忘生隔三差五来信给我,要我做什么纯阳宫代言人,我敬他一声掌门,这差事自然也不好推辞。可见面会握手会三天两头的安排,门票钱也不分我几成,那可真是遭不住。想我沈剑心一代大侠,空有一身武艺,若是最终成了个爱豆,成何体统。

李忘生想必早猜到我有一天要溜之大吉,派了一男一女两个纯阳弟子跟着我,我心说可以,一个色诱一个硬刚,老头子想得倒是周全。但我沈剑心是什么人?武功盖世兵来将挡,风不动幡不动我心亦不动,那是区区两个小年轻能拦住的?当年名剑大会叶英背后的男人知道不?

好吧,没人知道。

说到叶英……我摇了摇头,努力把这名字驱出脑海。这个人不能想,一想就容易想多,想多就容易心乱。

 

扬州月色正好。我叼着根狗尾巴草沿着瘦西湖边上一路溜达过去,七秀坊在这附近,我寻思着晚上有没有什么文艺活动给我孤单的旅程些许慰藉。

似乎还真有。远远地能听到河那边有丝竹之声,码头上围了大批围观群众,我身为大侠,不好同他们挤。提气轻功越上房顶,果然见对面画舫上姑娘们吹拉弹唱,还有个穿得格外明艳的,正在船头跳舞。

这些年我的品味也上升不少,那舞姿轻盈,有惊鸿游龙之态。我蹲在房顶上细细欣赏,又想起从前大侠榜排名最要紧的是有个情缘,我这两年忝居榜首,却连情缘的假发丝儿都没摸到,实在是惭愧。

葫芦里剩了些竹叶青,我就着这月色歌舞下酒,到后来竟是在房顶上睡着了。梦里似乎依稀看见栏杆旁倚着的明黄的影子,和满园落花。可不过一眨眼,他就站起身走了。我追上去,想拉住他,却连他宽袖上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因为我翻了个身,沿着屋檐翻滚了两下,砰地掉在了地上。

 

还没等我收拾好发痛的老胳膊老腿,就听见身边有个女声“呀”地惊叫起来。

别是砸着人了吧。

 

好在没有。那姑娘路过,想必是被我这从天而降的英姿吓了一跳。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冲她一揖,说:“不好意思啊姑娘,没注意。你没伤着吧?”

这姑娘一身红衣轻纱,露着胳膊大腿,看着有些眼熟。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不是方才画舫上跳舞的那个吗?因为穿着有些暴露,我还多看了两眼。不过自从一位姓郭的侠士在大唐各处开了连锁成衣店,穿得奇奇怪怪的侠士们也越来越多了,我每每惊叹,还要被人说是少见多怪,唉。

歌舞大约是散了,附近冷清得很,只屋檐上一串灯笼在风里寂寞地摇晃。这位女侠见我盯着她,颇不爽地拔了剑,一把指我脖颈,一把指我胯下:“看我作甚?”

我但凡还有一丝酒意,也被那双剑上的寒芒吓清醒了,忙说:“不敢不敢,我刚才在这儿看姑娘跳舞来着,挺,挺好看的。”

她不答。我的心就在嗓子眼上吊着。这回轮到女侠打量我了,她上上下下看我一番,剑尖在离我不到半寸的地方抖啊抖,终于被她一扔,星星眼道:“你是沈剑心?”

……别吧。

 

我便依着她的意思,在她水袖上签了个名。正要挥手作别,女侠在背后喊我:“沈大侠,你落了东西。”

我一回头,她手里一本《纯阳别册》,作势朝我递过来。

这东西不是早八百年就被我扔了吗?怎么会在我身上?

我陷入深深的回忆,离开长安前……那个纯阳男弟子试图摸我胸的时候……似乎大概也许……确实塞了个什么东西进来……?

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呢?

 

我就着月光,和女侠一起翻开了这本秘笈。

略过我滚瓜烂熟的部分,序言后头一行小字,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

什么呀,完全看不懂。李忘生留给我这东西几个意思?

女侠似乎也和我一样迷惑,不过她很快抛开了它,转头对我说:“沈大侠是来扬州玩啊?”

我随口答:“不是,我想去杭州,又突然不想去了。”

她歪头,问:“为什么呀?”

为什么。溜下船之后我第一次与人探讨这个问题。

诗中说近乡情更怯,半点不假。是我害怕了。

叶英前几年闭关,又因迎战方宇谦失去了双眼。这个人明明半点武功不会,学人家逞什么强?我那时正在苍山收拾一群欺负江湖萌新的混混,听到消息就赶去天子峰削了他一顿。

后来我听说叶英领悟了什么无上心剑,不晓得是真是假。心剑,剑心,我一团乱麻地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去见他。

成了别人眼中的某人,就再也回不去了。我从前只以为自己是尚未功成名就才没脸见他,这之后才发觉不是。萍水之缘,我心心念念,他会当我是什么?退一步,当初我离开时,他是我心中的叶英,那等我回去时,我还是不是他心中的那个沈剑心?

女侠还在问我:“怎么就不想去了呢?”

我低着头:“我不知道我想见的人还想不想见我。”

女侠处理了一会这句拗口的文字,小心翼翼地说:“你们结仇啦?”

“没有。”我哑然,“我走的时候我们还是好朋友呢!他说我是他唯一的朋友!”

“那你干嘛不见他?”女侠惊了。

唉,这个事很复杂。

“你不去问他,怎么知道他想不想见你啊?”女侠不依不饶,“那我问你,你有多想见他?”

我超想的。

“那不就完了!”女侠一拍大腿,“明日秀坊有往杭州的船,你去是不去?”

——她竟然又拔出了剑!

我愣住了,随即学着她的样子一拍大腿:“行吧,去就去!”

我们对视一眼,都忍不住蹲在那里大笑起来。月明星稀,我想起就在几日前的某个夜晚,我枕着双臂躺在屋脊上,头顶千年的月色冷冷照着千年的长安,那一刹那我突然想回江南去,反正天泽楼的花开了又落,叶英总是在那儿的,抱剑观花八风不动,五分的姿态也要做足十分。如今他看不见我,我却仍希望我见他时还能是当初的那个沈剑心。

于是我坐上了下江南的船,正是蝉鸣盛夏,想来今日西湖,风荷也一如当年依依。

End

*瘦西湖的称号最早出现在清代,此处穿越

不知道有没有bug反正明天再修了,反正沙雕动画,我为什么这么认真1551。

评论 ( 30 )
热度 ( 225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