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三分钟热度,爬墙飞快,写文随缘但超甜。
常年冷逆,等人唠嗑
微博@赤雎
雷语c
请不要转发文章

【剑三/侠肝义胆沈剑心】煮鹤

沈剑心×叶英

一千字短打


沈剑心×叶英

 

 

 

我叫沈剑心,是藏剑山庄的一名保安。

……

我也不大明白为何兜兜转转了一圈,我还TM是个保安。全是倒霉催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刘大海从前对我说这话时我只想他难得用对了一句俗语,只可惜李忘生一贯给我的印象实在与靠谱搭不上边,出了纯阳宫的门我就把他老人家的告诫同那本纯阳别册一块丢了出去。

后果是肉眼可见的惨烈。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千错万错,我就不该上华山,不上华山也就当不了什么关门弟子,不当那劳什子关门弟子我就不会想闯荡江湖,不出门闯荡就不会被人骗钱,不被骗钱我就不会去找叶英,不去找叶英也不会被他忽悠去看什么十年出一把的神剑碎星。

呸,去他妈的神剑,老子随便一碰就断,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然而再怎么也改变不了我弄断了人家名剑大会头筹的奖励,之前还顺道儿砸了他藏剑500两的玉雕杯子一个的事实,无论哪样卖了我也赔不起。没法,我就把自己给卖了。叶英大手一挥,我成了天泽楼的一个普通保安。

说到叶英,我觉得这个人,这里有点毛病.jpg。

遇到他之前,在我心中,论不要脸的排名,李忘生第二怕是没人敢说第一。来了趟藏剑山庄,方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只可恨这几天下来,全天下仿佛只有我一个人透过叶英的脸看透他的本质,实在是萧瑟得很。我痛定思痛,来回思索几番,想明白了原因。

大约,还是我太直了。

 

这是我在藏剑做保安的第一天,主要负责叶英的人身安全,也就是在他打瞌睡时驱逐试图靠近的游客。他倚在廊下,我蹲在墙边。隔了半池春水,男男女女叽叽喳喳,多半在谈论大庄主的天人之姿。

唉,世人多为美貌所惑,不辨弯直,可叹。

一阵清风拂过,吹动他发丝衣角,叶英缓缓睁开双眼。

我听见对面又是一阵尖叫,忍不住抬手掏了掏耳朵。

叶英四下里扫了一圈,眼神定在我身上。

四目相对,我放下掏耳朵的手。

叶英皱了皱眉:“你离那么远做什么?”

我老老实实道:“站得太近挡着他们瞻仰大庄主英姿了。”左右凭他的名气,也没什么人闲着来刺杀他,站远些也无妨,我的功夫再怎么三脚猫,拉开几个游客还是ok的罢。

叶英说:“你过来些,我想起有件事,忘了和你说。”

我站起来走几步,蹲在他旁边的栏杆下。

叶英低下头,冲我颇和蔼地说:“三日后名剑大会便要开始了。”

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悲戚地想,还不完身上的债,我沈剑心这辈子看来是要折在这小小的藏剑山庄了,什么绝世大侠,什么武林排行榜,都已离我远去,缥缈无踪。

那头叶英突然话锋一转:“那断剑,我二弟还在尝试重新锻打修补。”

我抬头,疑惑道:“断成那样了还能补?”

叶英不冷不热看我一眼,我连忙闭上嘴。

叶英这人,看着高冷,实则蔫坏。这么说,想必别有深意?

只听他清了清嗓子,道:“区区几日,要让它恢复如初自然不可能。为今之计,要想不让人发现碎星已毁,只有一种办法。”

叶英湛蓝的眸子盯着我,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唯有你来赢得这把剑。”

 

 

天地良心。尽管我一直get不到叶英口中爆表的颜值,此时此刻,他这双眼睛也算是撩拨了一下老子的直男心弦。


评论 ( 21 )
热度 ( 203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