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三分钟热度,爬墙飞快,写文随缘但超甜。微博@赤雎
雷语c

白天听着歌想看1874民国带卡,土是1874年生的大户人家小少爷,不过其实父母双亡,只是被有钱的祖宗收养的。卡1974年生的普通工薪家庭小孩(后来也变孤儿了)。从小总是能模模糊糊梦到对方,越长大梦境越清晰,但因为对方所在的时代看上去跟自己完全不同,一度以为是撞了鬼。后来发现自己身上神威的力量能和对方互通,身边失踪的一些小物件居然在梦里出现在对方手上。卡很惊讶,但我们唯物主义者不信怪力乱神(……)所以一直按兵不动,也没有告诉别人。土就很比较热情,觉得哇好神奇,自己好棒棒,那个白发小子也好棒棒,就提笔给卡写了一封信,表示我想跟你做偷摸大鸡。
然后那封信出现在了卡卡西桌上。落款光绪xx年。
唯物主义小卡卡就惊了。看完了信之后发现对方也只是个自己的同龄人而已,好像还挺可爱的,就回信解释了一下他目前所知的状况,顺便嘲笑了一下贤二土的错别字。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经常通信,互相说自己的事。小时候还经常在信里吵架,带土吃了不好好学习的亏一直吵不过卡卡西,一怒之下发奋图强,读书破万卷终于能洋洋洒洒下笔万言,发现还是吵不过卡卡西。
长大就开始遇到各种挫折,卡卡西父亲自杀,带土那边国家风雨飘摇,两个人互相安慰,连做梦都频率都渐渐高起来。他们看着对方从软软的小孩子长成挺拔的大人,偷摸大鸡的感情就慢慢发生了变化。
带土怀着单纯的救国理想出国留学,回来之后却发现外面列强割据虎视眈眈,里面zz黑暗时局飘摇人人自危又各怀鬼胎,对这个虚假的世界()很失望。卡卡西一直在安慰他会好的,但他知道还要很久,他的安慰苍白无力自欺欺人。这段时间确实很痛苦,两个人开始做chun梦。因为之前只是单纯梦到对方,所以理所当然地觉得只要自己不说,对方肯定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梦。
但是,这个以自己和对方为主角的chun梦,是互通的,做了,那就是做了()
后来带土去参了军,能摸到的纸笔变少了,就在卡卡西信件的背面写,但这些回信也越来越少,慢慢就没有了,卡卡西有点伤心,觉得带土可能终于对他失去兴趣了。没想到过了一个月又收到一封,上面写,我不想跟你做偷摸大鸡了。

然后就没然后了,卡卡西再没做过跟带土有关的梦,翻遍相关书籍也没这个人,只有一叠墨笔书写的信件,隔了一百年时光,连着一个人的心都一起递到他手上。

不过外籍角色搞民国pa是不是怪怪的

评论 ( 3 )
热度 ( 2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