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浮生缄

 

柳惊涛×杨青月

现代AU

 

 

 

后面有人不耐烦地按喇叭。柳惊涛望了望,路上一排长龙挤挤挨挨,远远地看到信号灯由红变绿,车队开始用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缓慢挪动。

市区晚高峰什么德行他一向很清楚。天色比平时暗得早了些,隐约有点要下雨的意思。这几天降温厉害,开了窗,呼出的气都是白的。柳惊涛低头看了眼表,他提前了半个小时下班来接人,看来还是要迟到。

短信发出去没一会,叮咚一声,柳惊涛点开消息,杨青月还是一如既往地好脾气:不要紧,赶不及就算了,我可以打车回去:)

他摁下休眠键,屏幕的亮光熄灭了。柳惊涛把手机放回口袋,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

 

果然就迟到了。

杨青月看样子已经一个人做完了复查,大厅里开着暖气,他只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手臂上搭着脱下来的大衣和青色围巾。柳惊涛在候诊厅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往外走,单手拿着手机低头拨号,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摞盒装的药片。柳惊涛在后面叫了他一声,杨青月回过头:“大哥?”

柳惊涛过去帮他拿东西:“堵车耽误太久了。你检查完了?”接过那几盒药的时候柳惊涛碰到了他的手,杨青月有些不自然地往后缩了缩。

“嗯,老样子,吃药就行。”杨青月把手机收起来,两人一道往外面走,玻璃门一开他就被扑面而来的冷风冻得吸了口气,“嘶——刚想给你打电话。”

柳惊涛皱眉:“先把衣服穿上——老样子?还是睡不好?”

这阵子他家里和公司一堆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