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峥嵘炎血抹

信他世事年年如旧,好花常有,好梦长留
沉迷游戏,不定期诈尸,微博@赤雎

【剑三/花羊花】长风万里(上)

长风万里

 

 

1

 

飞沙关,塞鸿声断。

 

顾灵宵醒来时,时辰尚早,天色却已暗了下去。屋里四面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有的还另钉了一层木板。他听到外面风卷沙尘,呼啸着拍打在外墙上,这地方自然的力量远大过人,可人也总有本事能活下去。

桌上点了油灯,用琉璃罩罩着。荒漠里难得见这么精致的小东西,多半是途径的客商从远方带来的。那人坐在桌前琢磨一副残局,手里轻轻敲着棋子。他一身黑衣,长发披散下来缀以银扣,身形影影绰绰地映在墙上。

顾灵宵四下看了看,他的衣服换过了,他的伤口上敷了药,他的剑远远地放在兵器架上,够不着。

 

 

“醒了?”莫溪听见声音,施施然转过头来,“你运气也是够好的,要不是这沙暴,还不知有多少人要追过来。”

顾灵宵慢慢坐起来,全身内力仍不能自如运转。他肩上挨的一刀不算重,麻烦的是上面的毒。这人的医术他是明白的,纵然医不死人,也不过是马马虎虎,同万花谷的名头极不相称。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丝毫长进。

莫溪一看他那副脸色就知道他想什么,没好气地丢了棋子走过来给他把脉:“极道魔尊亲自照顾你,客官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左右内力阻滞,顾灵宵也任由自己脉门被他扣着,平静说道:“三脚猫功夫,还是不要出来现眼了罢。”

莫溪被这话堵得一愣,心道几年不见嘴上功夫倒是见长,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奚落他。顺势在他身边坐下,说,你本事大,怎么还给人打得半残了。龙门大半是恶人谷的地界,来了还不晓得夹着尾巴做人?

话是没错,由他嘴里说出来就不对劲了。顾灵宵瞥一眼他身上夹杂着猩红色的恶人服饰,慢慢道,我如今不是浩气盟的人了,你却还在恶人谷。

 

2

 

顾灵宵自拜入纯阳宫修习太虚剑意,看了十二年的华山雪,游历红尘三载入浩气盟,又在昆仑待了七八年,闭目都是满眼冰霜色,可惜白茫茫一片里多了个黑影,就不干净了。

莫溪有阵子爱吹他俩是稻香村出来的交情,一起喂过鸡逃过命的。小时候的事,顾灵宵记得不是很清楚,出了稻香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后来是他有个师叔,同个万花弟子交好,年年入夏时来纯阳宫拜会,有一回便带上了莫溪。莫溪话多,记性又好,难得见到个眼熟的,一路缠着他喋喋不休。顾灵宵向来是沉迷习剑,懒于应付人,被缠得烦了,心想打起来总没时间讲话了吧,干脆拔了剑,要与他切磋。

 

却没想到竟输了半招。莫溪不爱学医术,单修了花间游心法,也是同辈弟子里的良才。几场下来,顾灵宵输多赢少,被激得起了好胜之心,莫溪却不愿意跟他打了。他从小就很有几分心眼,说我来光陪你打架了,哪有你们这样待客的,不公平,你也得陪我玩才行。

再后来,顾灵宵师叔的朋友不来的时候,莫溪偶尔也上纯阳宫来。他话虽然多,然而进退有度,长得又好,在纯阳的人缘还不错。不来的时候他就写信,派一只黑色的大雕送过来,里面讲谷里的趣事,讲四季风物,讲他养的松鼠,有一回还附了一枝桃花。
聊赠一枝春,风雅是很风雅的,可惜小道士是个呆子,里头的意思能懂几层,莫溪看了看顾灵宵回信里一水儿正儿八经的武学探讨,不敢多指望。等顾灵宵到了年岁下山游历,再见不到莫溪,相熟的几个师弟师妹都很是可惜。

 

顾灵宵本人倒是很无所谓,江湖人来来去去,都要随缘的。只是有时候江湖可真是小啊,要不他怎么总能遇到莫溪呢。缘分这东西妙得很,塞北江南,算算三年里有一半的日子都能见着他,真是把天底下的好风景都一同看遍了。顾灵宵从浩气盟回来,在扬州小镇上又遇见莫溪。与他们上回见面隔了几个月,两人身上衣饰都换了一遍,一红一蓝,对比扎眼。顾灵宵假装没看见,照旧同他找了个小茶铺喝茶聊天,日落了拱一拱手,两厢拜别。

 

再见面,就真是在战场上了。

 

 

3

 

要是换了十年后的顾灵宵和莫溪,倒未必真把阵营之争看得这么重,非得割袍断义不可。只是当时都是少年人,心里一腔热血意气,善恶是非君子小人,明明白白地横着一道界限。昆仑三天两头打起来,常常能看到人群里头道士身形翩然,一柄长剑流光溢彩。可惜是在对面。莫溪吃了他好几个剑飞,恨得牙痒痒,甚至想把人绑来好好教训一通。

然而人说两军相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那天莫溪采冰魄的时候见到顾灵宵正以一敌二,身边躺着另一个浩气盟弟子,支绌间略有不敌,心里的士气先萎靡了一半,鬼使神差地给糊了个春泥。

 

襄助浩气,往大了说,要被当做内奸惩处,回刑堂责罚不轻。莫溪自问没有光明正大的胆子,撕了半幅袖子遮脸,偷偷在后面下毒。顾灵宵默然看他一眼,给他面子,没对那两人下死手。

 

正要事了拂衣去,莫溪忽然瞥见顾灵宵身边那个作万花打扮的女子,受了伤躺在地上微微喘着气,看着仿佛有点眼熟。

 

 

4

 

朱槿十七岁出了万花谷游历天下,怀着一身离经易道的本事和悬壶济世的宏愿入了浩气盟。可惜年少时没人教她,这世道里,大夫医人的本事好不够,还得逃命的速度够快才行。

她这个样子,只怕等不到回浩气营地,不被人一刀砍了也得自己先断了气。莫溪与她同为棋圣王积薪门下,看着她长大,不好就这么一走了之。顾灵宵身上也挂了彩,只好先找个山洞,由莫溪把小姑娘抱进去休息疗伤。

人安全了,一会给浩气盟传个信,不多时便会有他们的同伴来支援。莫溪正要走,顾灵宵忽然在身后叫住他。

莫溪想起自己真是很久没有听过顾灵宵的声音了,还是那副样子,冷冷清清得有点欠揍。莫溪闭了闭眼,做足心理准备才敢回头看他。道士漆黑的眼睛平静地望过来,里面好像有华山终年不化的雪。

莫溪忽然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类似的劝诫他不是没听过,只这次格外厌烦。他想别人怎么说随他,你我相交这些年,你怎么能和他们一样摆着张道貌岸然的脸来教训我?

那通话被他的脸色给逼了回去,顾灵宵好像有本事看出他心里想的,沉默了半晌,垂下眼睛幽幽叹口气,道,你不想听,那我就不说了。只是刀剑无眼,人言可畏,你往后也小心些。

几句话像根针似的。莫溪被刺得胸口一痛,反倒挂出一张笑脸来,说:“真是人言可畏,还不如在这里把你们解决了,带人头回去交差最好。”

道士摇了摇头:“我无意冒犯,不要生气。”

这话带着几分安抚性质,就好像从前两人同游江湖时,莫溪脾气急躁些,顾灵宵总是负责说“不要冲动”“不要生气”“再看看”的那个。

可分明不是从前了。

刀剑无眼,人言可畏。下次见面情况如何尚未可知,有的事已经郁结了这许多年,迟早憋出病来。莫溪心一横,笑道,你也别想着劝我了,我对你有些非分之想,真能离了恶人谷,还不知道难受的是谁呢。

他悬着心,等着看顾灵宵的反应。

道士愣了一下,却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惊讶,默然不语。

莫溪叹了口气,想开个什么玩笑结束这个话题,然后他就可以走了。顾灵宵忽然抬起头,深深地看他,说,你不会离开的。

 

莫溪被那个眼神慑地后退了一步。外面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和呼喊,他回头轻身提气,使了招点墨山河,一路飞回营地。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刀剑峥嵘炎血抹 | Powered by LOFTER